三国之无限召唤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决定国运之战

“多谢可汗,可汗教训的是,胜败乃兵家常事,臣弟不该如此惶恐,该想着怎么的那陶贼报仇雪恨,为可汗收复失地才是。”
李渊的语气神情,变的慷慨激昂起来,仿佛又重新恢复了自信。
耶律阿保机这才满意,拍着他的肩膀哈哈笑道:“这才对嘛,这才是本汗的那个义弟。”
李渊也跟着笑了起来,兄弟二人是豪迈无比,仿佛先前的兵败阴影,只是挠了挠痒痒,根本不足挂齿。
“南院大王,适才我看到战场上,魏军虽有成千上万,却都往几处狭窄的地方挤,没能漫山遍野的追击你,我觉的甚是奇怪,不知是怎么回事?”
耶律阿保机的身后,狐疑已久的司马懿,忍不住问道。
李渊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本王遇上了一位自称叫墨子的奇人,此人乃圣贤境界的奇人,能够发动非攻法阵,布下无形屏障,坚不可摧,所以才阻挡了大部分的敌军追兵。”
墨子! 圣贤?
司马懿神色一变,脸上掠起深深奇色,显然对李渊的这个解释,大感意外。
其余耶律楚材,颜良等人,也个个惊奇不已。
“墨子是何人?圣贤又是什么?”耶律阿保机不知中原文化,却是一头雾水。
耶律楚材便解释道:“可汗有所不知,这个墨子乃是中原春秋时期的诸子之一,创立了墨家学派。至于这圣贤,则是智者的一种境界,当智者的智慧达到这种境界,就可以动用思想洪流的力量,发动诸如无形屏障之类的阵法,这圣贤,可是说是我们谋士梦寐以求的境界,也是传说中的存在。”
“竟有这等奇人?”耶律阿保机啧啧称奇,却又疑道:“你方才说这墨子乃是春秋之时的人,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耶律阿保机一时便解释不来。
司马懿则接口道:“此事说来话长,只因那陶贼当年设了一个讲武堂,内中藏了许多奇人异士,他最喜欢给这些人冠以古人之名,久而久之,这便成了中原的一种风气,如果谁觉的自己实力很强,很像历史上的一位古人,那这个人就可能会给自己改成那个古人的名字。”
“原来如此。”耶律阿保机恍惚,却又道:“既然这个墨子这么了不得,他为何不用他的法阵,挡住赶所有的追兵,怎么本汗看到还有不少人在追你们?”
李渊无奈一叹,“可汗有所不知,臣弟虽有墨子相助,但那陶商手下,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叫达摩的僧人,此人竟然也是一位圣贤,用什么四大皆空之阵,破了墨子的非攻之阵,所以才会出现可汗看到的情景。”
达摩!
又一个圣贤!?
此言一出,辽国君臣再度震撼,耶律阿保机便罢,司马懿,耶律楚材这样的谋士,则是神色惊变,个个是匪夷所思,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以为圣贤乃是传说中的存在,没想到,一夜之间,竟然冒出了两位圣贤,果然是因为陶贼这个妖孽异数的存在,使得天下奇人倍出么……”司马懿口中喃喃自语,一脸厌恶的表情。
耶律阿保机则很快顺过神来,意识以墨子的重要性,便道:“既是如此,义弟你还不快把这位墨子圣贤,引荐给本汗。”
李渊忙是回头,想在自己的部众之中,找到墨子的身影,将之请过来,扫了一圈,却发现不见了墨子的踪影。
“墨尊呢?”李渊狐疑的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则无奈道:“那位墨尊神龙见首不见尾,方才还在跟我们在一起,这会功夫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李渊也无可奈何,只能苦着脸看向耶律阿保机。
耶律阿保机眉头一皱,顿时便有几分不满。
李世民见状,忙道:“可汗放心吧,那墨尊说了,只要陶贼要进攻我们,他就会站在我们这边,臣相信他一定还会出手相助的。”
耶律阿保机将信将疑,却又没办法,只好摆手道:“罢了,希望如此吧,传本汗之命,全军退往沙陵城集结休整,准备跟魏国进行决战。”
号令传下,十余万的辽国铁骑,以及李渊的少部分南院败军,便一路向着北面的沙陵城退去。
沙陵一城,西面是沙漠,东面是茫茫草原,背靠黄河支流大黑河,乃是云中郡南面的门户。
一旦沙陵城失陷,魏国的大军就能长驱北上,直逼云中郡治所云中城,而云中城一失,整个云中郡便将落入魏国之手。
云中郡一失,西面的五原和朔方二郡,便将切断跟漠南草原的直接联系,势不能守,到那个时候,辽国在长城以南的地盘,就将全都吐出来。
耶律阿保机虽率十三万铁骑前来,在骑兵上占有优势,但鉴于南院辽军新败,军心受挫,便不敢小看四十五万之众的魏军,决定暂时采取守势,但固守沙陵城,挫败魏国夺取云中郡的图谋,再寻机反守为攻,击破魏国大军,收复失地,进而南取中原。
当辽军退往沙陵城之时,陶商已集结了四十五万大军,过桐过城,沿着大黑河向云中腹地挺进。
为防止被辽军的优势骑兵劫营,陶商采取步步为营的方式,从容不迫的向前推进,数日之后,稳稳的进至了沙陵城以南。
大军就连安营,连营十里,修筑营墙,挖掘壕沟,设置重重鹿角,将一座座铜墙铁壁般的大营,扎在了沙陵城南面,形成了威逼之时。
时年夏,魏国四十五万大军,与辽国十三万铁骑,在沙陵一线形成了对峙之势。
一场决定两国国运的战争,一触即发。
优势,却在陶商这一边。
因为天气。
辽人地处长城以北寒冷之地,自古以来牧马南侵,都是挑选秋高马肥,天气凉爽之时。
而今春末夏初,天气渐渐开始炎热起来,这对那些习惯了秋冬南下的辽人来说,意味着痛苦折磨的来临,身体上渐渐便开始吃不消。
再说他们的战马,经历了一个冬季的寒凉之后,积攒膘肉皆已耗尽,体力下降不少,这个时候正应该是在草原上猛吃草料,补充体力的时候,却不得不拉出来上战场,来不及充分的补膘,使是马力恢复不足,这对于基本以骑兵为主的辽军来说,自然有不小的影呼。
时间一天天推移,天气一天天的炎热,辽军的军心士气也因酷热,一点点的被摧残。
是日,辽国大营,可汗帐。
“这个陶商果然是狡猾,他是看出来我大辽勇士不耐酷暑,所以才故意要把战争拖进炎夏,看来我们不能再这么拖下去,必须要速战速决。”
耶律阿保机说话之时,还不时的用毛巾擦一下额头边的汗珠。
大帐中,除了司马懿李渊等一众汉臣之外,其余耶律休歌,耶律大石等辽国文武,也都在不时的擦着热汗。
“魏国的营盘扎的极为坚固,他们的兵马又接近我们的四倍之多,以这样的兵力对比,陶贼若铁了心要打一场持久战,我们是无论如何也破不了魏营的,除非……”房玄龄话外另有玄音,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快说。”耶律阿保机眼眸一亮,催问道。
房玄龄便继续道:“陶贼四十五万大军在此跟我们对峙,每日所消耗粮草,何止以万斛计,而臣知陶贼的粮草皆由黄河经大黑河运往沙陵一线,南面黄河边上的箕陵城,则是最重要的一座中转之城,其大部分粮草,皆屯于该城,我们若能以一支骑兵,奇袭箕陵城,一把火烧光了陶贼的粮草,那时陶贼的数十万大军,必不战而退。”
“奇袭箕陵,烧敌粮草?”
耶律阿保机站了起来,盯着地图扫望几眼,不禁眼前一亮,点头道:“嗯,这倒是一个不错的计策,可以一试。”
他话音方落,司马懿便忙提醒道:“可汗,那陶贼诡诈多端,只怕箕陵城必会有所防备,到时候我们非但奇不破敌城,若再损兵折将,反而是得不偿失了。”
司马懿是屡屡在智谋上被陶商羞辱,心中对陶商已产生了深深的忌惮。
他这么一提醒,耶律阿保机顿时便又犹豫起来。
这时,一直在沉思的李世民,眼眸中悄然掠过一丝精光,当即站了起来,慨然道:“能不能袭破箕陵城,那也得看谁来带兵,可汗,臣保举李靖率军奇袭箕陵,定可马到成功!”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