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无限召唤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覆 灭!

海上战阵。
凭借着北风之势,倭军占尽上风,倭国落入全面不利的局面。
近九百艘倭舰,两万余倭军海卒,压制着两万五千余名魏军抬不起头。
无论是甘宁还是丁奉,皆是处于劣势,他们的旗舰已被倭寇钉满了利箭,不得不躲在亲兵们结成的盾墙中,艰难的指挥魏军拼死而战。
而各艘船上的己军将士,则被狂风吹到站都站不稳,眼都睁不开,只能被动的挨打。
李舜臣则借着顺风之势,肆无忌惮的狂杀魏军,如雨的利箭铺天盖地的射向魏舰,将成百的魏卒射翻在地。
在大舰的掩下,倭寇的艨冲攻击队,则是轻易的接近并撞向魏舰,如虎狼般杀上船去,将一艘接一艘的魏舰攻陷。
短短片刻的时间里,魏军就被攻陷了近二十艘战船,其中包抱三艘楼船。
照这形势发展下去,用不了半个时辰,魏军必当全军瓦解。
战阵之后,只余下不到五艘倭舰,孤零零的漂浮在海上。
旗舰上,周瑜看着李舜臣大杀四方,不禁长松一口气,大笑道:“上天果然没有抛弃我天皇陛下,果然没有抛弃我大日国,陶贼,你休想阻挡我们退回倭岛,休想--”
就在周瑜大笑之声,南面方向,郑成功的水神天赋已经发动。
骤起的南北,呼啸北上,转眼间压倒了北面。
“南风,南风来了!是郑成功那小子!”盾牌下的甘宁,伸手感受着身来而来的南风,兴奋的大叫。
被压到喘不过气的魏军将士们,顿时陷入了无尽的狂喜之中,兴奋到放声大叫,声震天海。
斗志,重燃!
中军旗舰上,陆逊高举双手,感受着呼啸的南风,眼中涌动着激动的狂喜,声音颤抖的叫道:“天佑我大魏,天佑我大魏啊,郑成功果然是我大魏福将,哈哈哈--”
战阵中,李舜臣看着冲杀而来的郑成功舰队,看着那忽起的南风,脸色惊然惊变,凝固成冰。
“风向又……又变了?”
他的脑海中,不由浮现起了几年前的威海一战,那时,也是一场忽变的风向,将他的顺风之势吹的一干二净。
今日,同样的一幕,竟然再次发生!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大日福将吗,为什么会这样?”李舜臣喃喃惊语,一时间,陷入了惊慌不知所措的境地,所有的自信狂傲,都在这一刻烟销云散。
前方处,郑成功却已长剑划出,狂叫道:“陛下乃天命之主,大魏的将士们,随我顺风杀尽敌寇!”
“杀尽敌寇--”
“天佑大魏--”
三万魏军将士齐声高呼,斗志狂燃如火,士气陡然间爆涨到了极点。
他们起了身子,放下了盾牌,再也无惧敌军的箭矢,从容的向着敌舰放起箭来。
嗖嗖嗖!
数不清的利箭腾空而起,借着顺风之势,铺天盖地的射着倭舰射去,转眼间将敌军射到血肉模飞,鬼哭狼嚎。
魏军的弓弩本就强悍,如今又借着顺风之势,更加威不可挡,敌军再强的盾牌,也被轻易洞穿。
成百上千的敌卒被洞穿盾牌,被连人带盾射翻在地,数不清的士卒惨叫着坠入海面,将大海染红。
天崩地裂的破风声中,魏军最强劲的神威弩炮,借着顺风之势,如漫空流虹一般,铺天盖地的轰中了敌舰。
利箭射至,强劲的洞穿力,甚至直接能射穿坚厚的船壁,将藏在其中的浆手扎穿。
一面面云帆被射落,数不清的桨手被扎成肉串,百余艘敌舰转眼失去了动力,开始原地打转,任由魏军宰割。
“不得慌张,全军死战!”
旗舰上的李舜臣,拼命的大叫,还在垂死挣扎,想要催督士卒在逆境中死死。
就在这时,三道流光呼啸而来,三支神威弩箭破空而至。
李舜臣不及多想,急是闪射身一闪,第一支半人长的弩箭,从身边掠过,直奔他身边一名亲兵而去。
那名亲兵没他反应快,只能本能的举盾相挡,却直接被连人带盾射飞出去,倒飞出数步之远,坠落在了海中。
就在李舜臣还来不及惊骇时,第二支弩箭已电袭而来。
弩矢来势太快,快到了以李舜臣的武道,根本都没办法躲闪的地步,一声惨叫响起,弩矢正中他的小腹,直接把他射飞出去,钉在了船壁上。
“可惜,我李舜臣难道真要死在这里吗,我--”
就在李舜臣满口喷血,来不及悲愤时,第三支弩箭已呼啸而至,直奔他的脑门射去。
砰!
一声清脆的爆裂声响起,李舜臣的脑瓜子就象是被石头砸中的西瓜一般,瞬间碎了一地。
李舜臣毙命!
他一死,他的水神天赋也随之消失,南风更加猛烈。
漫空的利箭覆盖下,李舜臣的旗舰上,鲜溅飞溅如雨,惨嚎声不断,失去斗志的敌卒,吓的纷纷跳下海去,却被魏军如雨的利箭,统统射杀,一个不留。
主将战死,旗舰崩溃,李舜臣的三百多艘战舰,在失去了指挥的情况下,转眼陷入了崩溃的境地。
而另一艘属于周泰的旗舰,则因其中一侧钉满了太多的利箭,整艘船直接翻倒在了海中,数以百计的倭寇,统统都跌落水中,包括周泰,成了魏军任意射杀的活靶子。
周泰的武道虽已练就了半步武圣,但如今落到了海里,空有一身的武道也无用武之地。
噗噗噗!
数不清的利箭射中周泰,转眼之间,他露出水面的上半身,已被射了三十余箭,形如刺猬一般。
“我大日国不会亡,天皇陛下是天命所在,绝不会啊--”
伴随着一声凄惨的痛叫,一支利箭正中周泰的脑门,他的表情凝固在了悲愤的一瞬间,便再也无法动弹,缓缓的沉落海中。
第三艘旗舰,却因为被魏军弩炮射穿了下层甲板,正在迅速的下沉。
数不清的倭卒,拼命的向着上层甲板逃去,却赶不上水势上升的速度,纷纷被淹没在了水中。
最顶层甲板上,太史慈看着正在下沉的坐舰,看着崩溃瓦解的己军战舰,脸上涌动着悲愤,眼眸中那最后一丝战斗的信念,也黯然熄灭。
“罢了,伯符,看来那陶商果然是天命所在,你跟他斗了多少年,最终还是输了,我太史慈就先你一步去了,我们黄泉路上再见!“
悲呛声中,太史慈举起战刀,朝着自己的脖子便狠狠抹去。
鲜血奔涌而出,太史慈闷哼一声,仰天跌倒在地,大股的鲜血从脖颈里涌出,转眼染红了甲板。
片刻之后,水面涌上,淹没了顶层甲板,太史慈的尸体,很快随着下沉的战舰,沉下了冰凉的海底。
倭军三员大将,尽皆战死。
“完了……一切都完了……”
那艘孤零零的战舰上,周瑜望着崩溃覆灭的己军舰队,一声沙哑的惨叫,双腿一软,跪倒在了甲板上。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