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无限召唤 第四百五十章 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大魏将士在浴血奋战,为大魏开疆拓土,陶商这个大魏之王岂能闲着,当即也策马而上,直抵北门一线亲自督战。
驰抵城下,陶商深吸一口气,战刀向敌城狠狠划下,大叫道:“我大魏将士,给本王冲上城去,第一个登上城头的,本王重赏百金。”
魏王的出现,本就大大的鼓舞了魏军士气,这重赏一出,更是令魏军将士战意燃到发狂的地步。
那可是百金啊,寻常士卒,哪怕是一辈子的功劳,只怕也挣不到百金,谁得了这百金之赏,就可以瞬间脱离底层,一跃成为富户。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数不清的大魏将士,在重赏的激励下,发疯似的奔过早已被土石填满的护城壕,将一面面云梯竖起,冒着城头的箭矢,疯狂呼喊着向上奋勇攀爬。
长达数百步的城墙上,密密麻麻的魏军,如蚂蚁一般爬满了城墙。
城头上,文聘依旧没有放弃,舞刀大叫道:“弓弩手,给我往死里射,把檑木飞石扔下去,砸死敌寇!”
士气低落的楚军,战斗力大减,但文聘仍凭借着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强行激起了他们的战斗意志,鼓起勇气展开反击。
魏军的狂攻已经开始,主持攻城的项羽,丝毫不将敌人放在眼里,霸王金枪一指,厉喝道:“破军营何在,给本将压制敌方箭矢。”
四千以破营弩士为主体的弓弩手们,聚列于护城壕前,在养由基的指挥下,开始向着城头的楚军无休止的乱射。
破空之声一时骤起,密集的箭雨下,城头上惨叫声此起彼伏,不断有中箭的楚军,凄厉的嚎叫着坠下城来,摔在那坚硬的地面上,摔成粉身碎骨。
沿城一线,上百张云梯已树起,近五万的魏军将士,正奋不顾身的攀爬,一名将士中箭坠落,随后的士卒连眼都不眨一下,即刻又顶了上去。
正面,三万魏军将士,在项羽的指挥下,占尽了优势,甚至有二十余名攻城死士,顶着敌方的箭矢飞石,竟已勇敢的爬上了城头,与敌军展开了近身博杀。
文聘很快发觉西城一线形势有危,急率三百精锐的亲兵赶到,他一马当先,战刀乱舞,连着斩落数名魏兵,凭着一己之力,将冲上城头的一队魏兵,统统都斩杀辗压了下去。
文聘在城头上大显神威,城前督战的陶商,早已注意到了他。
眼见己军登城的士卒,被文聘凭着一己之勇赶下城来,陶商不禁剑眉微微一凝,集中意念下令道:“系统精灵,给我扫描那员敌将。”
“嘀……系统扫描完毕,对象文聘,统帅80,武力85,智谋71,政治62。”
果然是文聘。
这个文聘,单独拿出哪一项数据,都不怎么突出,但整体数据却颇为平均,似乎没有什么软肋。
这样的将领,最善于守城,对付起来也相当的头疼。
思绪一转,陶商蓦然眼前一亮,向养由基喝道:“看到城上那个使刀的敌将没有,那必就是敌将文聘,你可有信心一箭射死他。”
养由基顺着陶商所指,瞄向城上一眼,即刻锁定了文聘身影,当即道:“此敌武道看起来不弱,末将没有十分把握,不过也可以试上一试。”
当下养由基便卸下背上的铁胎弓,弯弓搭箭,独眼瞄准了近七十步外的文聘。
几个呼吸后,养由基眼眸一聚,拉弦之手蓦然一松,那一支利箭离弦而出,如电光一般直奔城头文聘而去。
城上正乱战的文聘,猛听嗡呜声逼近,心知有箭袭来,侧目瞥去,果见一道流光向自己扑来。
85的武力值,使得文聘拥有相当迅捷的反应能力,再加上他知道陶商麾下有养由基李广这样的神射之士,事先就有所提防,无论指挥作战,还是挥刀厮杀之时,始终都留出几分精,防范着城下冷箭来袭
箭发一瞬,文聘就觉察到冷箭来袭,手中刀势虽老,不及回挡,足下却是一错,闪避开袭来之箭。
这若是放箭之人,乃是寻常的弓手,文聘这么一避,也就轻松的避了过去。
可惜,放箭之人,不是泛泛之辈,可是魏军中鼎鼎大名的独眼弓神。
这一箭,力道何其之猛,来势极快,文聘身形只微微错动时,利箭已呼啸而至。
噗!
利箭错过了心脏要害,却重重的射中了他的右肩。
文聘闷哼一声,身形在箭力的冲击下,向后跌撞了几步,重重的靠撞在了城楼墙壁上。
“好强的力道,好快的速度,不是养由基,必就是那李广,该死……”文聘心中暗暗叫苦
他虽避过致命一击,但右肩受箭伤重创,连战刀也快要拿不稳,又如何再亲自搏杀。
“这个文聘,果然有两把刷子,竟然连养由基都射不死他。”陶商暗自感慨。
养由基虽没射死文聘,但攻城的魏军将士,瞧见他们的独眼弓神,一箭射伤了敌军主帅,士气倍受鼓舞,攻城更加猛烈。
城上苦战的楚军们,眼见主将文聘箭,本是低落的士气,却再度受挫,此消彼涨,楚军形势更加不利。
城头上,靠在墙壁上的文聘,忍着伤痛,狠狠一咬牙,硬是将穿入肩膀的利箭给拔了出来,涌出的鲜血顿时染红了战袍。
“陶贼,我大楚乃是天下世族最后的避难之所,有我文聘在,我就绝不会让你攻入大楚!”负伤的文聘竟似被激起了怒火战意,撕下衣襟一裹伤口,忍着伤痛,手舞大刀,再度出现在了城头。
文聘的坚守不退,一鼓稍稍鼓舞了楚军士气,王威等楚军无不为之感染,咬紧牙关苦战。
沿城一线,楚军竟然稍稍的扳回了些许劣势。
文聘连斩数名杀上城头的魏军士卒,自以为夺回了优势,便挥刀指向城外,傲然大叫道:“陶贼,我文聘在此,你休想踏入我大楚半步,今日我非打破你战无不胜的神话,叫你知道我楚地儿郎的厉害。”
“大楚万岁!”
“大楚万岁!”
受到鼓舞的楚军士卒们,如打了鸡血一般,山呼海啸的大叫起来,一时看起来似乎声势颇盛。
可惜,在陶商看来,楚军的咆哮,不过是蚂蚁在向大象大叫而已,就算喊叫的再凶,也无法阻止被大象的世足辗压。
远看着狂妄叫嚣的文聘,陶商只不屑的一声冷笑,“文聘,你真以为,在本王的绝对优势之下,光凭喊几嗓子,就能够扭转胜负么,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是被辗压的滋味吧。”
大魏的战鼓声,更加猛烈,几乎将天地震碎。
魏军将士们丝毫不受敌人的影响,越战士气越战越旺盛,数以万计的将士,奋不顾身的向着敌城城头爬去。
文聘凭着一己之力,终究还是无力回天。
一钟刻后,占有绝对优势兵力的魏军,终于全面攻上了残存的育阳城头。
片刻间,便有十余处城墙被魏军攻破,成百上千的魏军将士爬上城头,大刀无情的斩向那些惊恐的敌人。
大部分的楚军士卒,斗志瓦解之下,已顾不得文聘的所谓威望,纷纷开始擅自溃逃,更有吓破胆者,竟是当场放弃了抵抗,举械投降。
杀上城头,杀到狂烈的魏军将士们,却根本不会给他们机会,刀剑无情的斩向败溃的敌卒,用他们的人头,来为自己的军功上再添一笔。
一名名敌卒倒下,眼见投降不成,他们只有弃守城头,望风而逃。
“陶贼果然如传说中强大,竟然攻破了我的育阳……”文聘脸上的傲气也被击碎了,脸色惨白,咬牙切齿,一时间也乱了阵角。
便在此时,只听得城门方向,传来一声轰天巨响,文聘急是看去,惊恐的看到,被石弹轰到开裂的大门,竟已被魏军用攻城锤撞碎了半边。
文聘看着那半裂的大门,听着那轰隆隆的撞击巨响,看着望风而溃的士卒,脸色转眼阴沉如铁,他知道,一旦城门被轰破,大势将去,育阳失守已成定局。
原本决心死守,抱在城亡人亡决心的文聘,这个时候,心中却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动摇。
他清楚,再徒自死撑下去,不是战死城头,就得被魏军俘虏不可。
“那陶贼乃我世族公敌,我文家乃荆襄世代世族,我岂能为他所擒,我也绝不能死在他手里,大楚还需要我……”
念及于此,文聘的抵抗之心已失,只是碍于先前发出的决死守城的誓言,却半天开不了口下达撤退的命令。
“文将军啊,城门就要被轰破,育阳是绝计守不住了,快撤往新野吧!”征袍染血的王威,脸上挂着彩狂奔而来,颤声大叫道。
“育阳城我大楚门户,本将早说过要与此城共存亡,岂能弃城而逃。”文聘碍于面子,依旧硬着头皮死撑。
王威身形一震,暗暗咬牙,焦虑无奈的握着手中大刀,一时是进退不得。
文聘却挥动手中战刀,慷慨悲愤叫道:“大楚的将士们,楚王养你们十余年,现在正是你们报答楚王的时候,为了大楚,为了大——”
就在文聘鼓舞士气的咆哮尚未吼完之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城门已被魏军的攻城锤轰碎。
巨响轰鸣,木屑狂飞,堵在城门后边的楚军士卒,顷刻间不知被撞碎了多少。
一瞬间,文聘残存的丁点胆量,都随着那破碎的城门,轰然而碎。
“传令下去,全军速速往新野撤退。”文聘到底也是有大局观的大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颜面,急是下令撤退,自己也喝令左右搀扶,带着伤躯仓促的逃下城去。
王威大松了一口气,急也提刀跟了上去,一路召唤士卒们撤退。
主将一退,城头楚军更是崩溃,魏军成千上万的军士灌涌向城头,刀枪无情的斩向惊惶的楚军。
沿城一线,楚军被杀到鬼哭狼嚎,已全面土崩瓦解。
此刻,北门城门已轰然破碎,城门洞开,陶商是看的清清楚楚。
刹那间,熊熊的战意便将陶商焚身,热血一声,陶商纵马扬刀,狂喝道:“城门已破,大魏的将士们,随本王杀进城去,杀楚人一个片甲不留——”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