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无限召唤 第四百七十章 马踏江陵!

号令传下,战鼓声轰然再起,进攻的号角声再度吹响,刺破苍穹。
倍受鼓舞的魏军将士,如出笼的虎狼一般,挟着一腔立功的战意,如潮水般向着破碎的江陵北门扑去。
项羽更是一马当先,率一万铁骑,滚滚而上。
而北门一线,楚军已是陷入恐慌崩溃的境地。
城门破碎,城门左右城墙也被震塌大半,当楚军士卒们从废墟中爬起,当漫空的尘雾渐渐落下时,他们惊恐的发现,巨大的城门已然不见,而城外,成千上万的魏军,正向洞开的城门处狂涌而来。
城门已失,魏军铁骑就将轻松攻入城中,他们拿什么来抵挡!
军心瓦解,幸存的楚军轰然而散,跑得动的立马丢盔弃甲,望着城内逃去,受伤者还有那些绝望者,则干脆跪伏于地,准备向魏军缴械投降。
项羽如金色的闪电,当先从洞开的城门杀出,将迎面的两名敌卒,瞬间撕为粉碎。
一万铁骑如潮水般灌入,穿越门洞,辗入了江陵城中,压抑了许久的怒火,今日终于得以爆发,铁蹄辗压,刀锋划过,无情的斩杀向那些溃逃的敌人。
“大势已去,大势已去了……”
黄忠摇头苦叹一声,不敢再战,只得翻身上马,向南逃离而去。
从洞开的城门处,血路一直延伸向江陵城内部,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将整个江陵城都震到摇晃。
先锋骑兵,数万步军,已相继涌入了城中,陶商随后率亲卫队,不紧不慢的杀了过来。
穿过城门,登上那毁损大半的北门城楼,陶商立马一扫,整座江陵城已尽收眼底。
鹰目中,他的将士们如狼驱羊一般,追逐辗杀着那些逃窜的敌人,繁华的江陵城各条街道上,处处都是刀光剑影。
江陵城,这座楚国第二大城市,终于被他踩在了脚下。
江陵一失,刘表可以说失去了荆州最核心的地区,接下来除了逃往荆南四郡,就只有逃往江夏,去会合孙策。
而陶商提前夺下江陵,便可以逸待劳,集中全力,来对付赶来参战的孙策吴军了。
“痛快,痛快啊——”陶商兴奋到爆,放声狂笑中,纵马杀向城中。
陶商杀入江陵时,此时的刘表,正率领着万余兵马,奔行在赶往北门的大道上。
原本刘表正在行宫中午睡,他原本以为,有老将黄忠在城头驻守,足以抵挡住陶商的进攻,自己可以高枕无忧。
但睡到一半,刘表却还是放心不下,只好亲自披挂战甲,匆匆出宫,准备赶来北门亲自坐镇。
就在刘表还没出门时,却蓦的听到一声巨响,脚下的大地也随之剧烈一震,仿佛是什么东西,突然间破碎了一般。
刘表身形一震,心中突然间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急是大步出宫,而这时,斥候飞奔而来,惊恐的报说北门被轰破了。
“北门被破?”刘表身形剧烈一震,眼神茫然,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江陵城墙何等坚固,陶贼天雷炮轰了多少天,都无法撼动分毫,怎么可能突然间破了?
刘表当然不信,急是翻身上马,率万余兵马前往北门驰援。
一路上,喊杀声却如潮而起,震天动地,让刘表心情越发的不安,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转过街角,进入通往北门方向的大道时,苍老的脸,刹那间石化,表情凝固在了目瞪口呆的一瞬间。
视野中,北门已被赫然洞开,大股的魏军铁骑,正如潮水般涌进来。
“怎么可能,城门怎么可能被击碎,这怎么可能啊!”刘表陷入了惊魂茫然之中,完全理解不了眼前那么的一切。
要知道,他的城门可是以铁条打造,就算是天雷炮,其坚固程度,比土石所彻的城墙还要坚固,怎么可能被轰破?
数不清的溃兵逃向这边来,刘表厉声喝斥,哪怕亲手斩杀数人,都挡不住这溃败之势。
而刘表的身后,万余楚军,眼见北门被破,畏惧于魏军铁骑的辗至,无不吓到轰然而散。
正面前,数不清的魏军依旧在翻涌而入,而在那大街的那一头,陶商的铁骑已扑卷而至,大魏的赤色王旗,刺得刘表心都要碎掉。
“陶商这狗贼,他究竟是如何做到……”刘表的心在滴血,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回荡着那无法破解的困惑。
无论他有多么困惑,他却不得不接受眼前这残酷的事实,北门被破,江陵失陷已成定局。
兵败的黄忠已飞奔而来,惭愧惊悸的将陶商如何制造了空前巨型的破城锤,将北门城门一举轰破的过程,告与了刘表。
“巨型破城锤?”刘表猛然惊醒,脑海里却依旧困顿,想象不是何等巨大的破城锤,才能轰破他的北门。
刘表抵抗的意志,也在这一刻,轰然瓦解。
“大王,魏军铁骑已涌入城中,江陵城是无论如何守不住了,趁着魏军还没有大举入城,我们速速退往南门,乘船由水道退往长江去吧。”黄忠急叫道。
失魂落魄的刘表,再无半点抵抗的心思,只能黯然的掉转马头,随着溃军的大流向南逃去。
临逃之前,刘表才想起,王妃蔡柔还在王宫中,便令长子刘琦,带一队兵马先回王宫,救了蔡柔出来,前往水上会合。
一众败溃的楚军,遂才兵分两败,仓皇而去。
身后处,大魏的铁骑,已滚滚追辗而至。
刘表一路不敢回头,马不停蹄的逃至了南门码头,仓皇的登上战船,带着一众溃兵,争先恐后的逃上长江。
刘表逃往南门的同时,刘琦则率领着一队兵马,匆匆忙忙的赶到了王宫。
就在他打算入宫时,身后却发现,大批的魏军,眼看着就要追到。
“蔡氏那贱人,总是说我的坏话,还想把她的侄女嫁给二弟,分明是想扶持二弟,我现在却拼了性命去救她,我岂不是傻了么,正好借着陶贼之手……”
思绪一转,刘琦眼中掠过一丝阴冷,遂令副将率军入宫,关闭宫门保持王妃,他自己则不入宫,后而是向着南门逃去。
刘琦前脚先走,后脚陶商已纵马狂杀而至。
陶商是估摸着,刘表应该没能料到自己破了他北门,说不定现在还在王宫之中,若是及时的话,说不定能将刘表诛杀。
就在陶商刚刚杀到时,那些被刘琦丢在王宫中的千余兵马们,则匆忙要关闭宫门。
陶商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一声长啸,跃马纵上高阶,长刀递出,从那将要关闭的大门缝隙中斩过。
咔咔!
手起刀落,数名想要关门的敌卒,瞬间被陶商斩为了数截,血块乱飞。
紧接着,陶商战刀一扳,已被关了一半的宫门,便被轻松挑开。
大魏之王,那浴血如魔神般的巍然身躯,便赫然屹立在了宫门之前,瞬间震碎了守军的狗胆,吓的他们是忙风而溃。
“女人留下,带把儿的统统杀尽。”陶商战刀一横,厉声喝道。
身后,荆轲一声令下,成百上千的亲卫军,便如虎狼一般涌入王宫,但见那些宦官和守军士卒,一律狂杀。
陶商是策马带队,带了一队兵马,直奔刘表的伪王宫内宫而去。
咔嚓!
一声巨响声中,陶商一脚将那间紧掩的房门,踢了个粉碎。
“啊——”
昏暗的殿室中,立刻响起了女人惊恐的叫声,举目一扫,却见一群婢女们,正围拥着一个衣着华丽的贵妇身边,一群女人缩在殿室一角,个个战战兢兢。
“大王,那个贵妇人,便是刘表的后妻,王妃蔡氏。”跟随而入的魏延,指着那贵妇道。
蔡氏?
历史上,也算是个有名的女性了,陶商当然知道,她本为蔡家之女,因是刘表为了结好蔡氏一族,便娶了此女为妻。
结果蔡氏便将自己的侄女,嫁与了刘表的二子刘琮,导致蔡家转而拥护刘琦,冷落了长子刘琦,最终使荆州分裂。
陶商慢慢走上前来,鹰目身向那蔡柔,只见那张紧张不安的脸蛋,看起来也颇有姿色,那身材窈窕却不失丰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成熟韵味,看年纪的话,其实也就三十出头。
“刘表,你倒是艳福不浅呢……”
陶商嘴角扬起一丝冷笑,喝道:“还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本王放你们一条生路,都滚吧。”
那些婢女们如蒙大赦,忙忙低头逃窜,从陶商的两边逃过。
最后,只余下了蔡柔一人,战战兢兢的立在墙角,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怪不得能不把刘表迷到神魂颠倒,连废长立幼,国将不宁的道理也忘了……”陶商冷笑着上将,手指挑起了蔡柔尖尖的下巴,肆意的欣赏她的容颜。
蔡柔娇躯一颤,花容一变,脸畔顿生羞怒之色。
堂堂楚王的正妃,蔡氏一族的千金,何等的尊宠,何等的高贵,而今,却被陶商如此轻薄,像挑娼伎一般,挑着自己的下巴肆意欣赏,如何能不叫蔡柔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肆。
“卑贱的武夫,拿开你的脏手,休得对本宫无礼,叫你们大王来见本宫!”蔡柔厉声喝骂,将自己的头狠狠移开。
显然,蔡柔还不知道,站在她眼前的,就是大魏之王。
而且,她以为凭着自己的身份,身为魏王的陶商,一定会礼待于她。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