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无限召唤 第八百二十五章 成败,就靠你了

曹操震惊错愕,实不敢相信,自己所倚重的爱将马超,竟然会在这决战前夜的最关键时刻,果断选择了背弃自己。
刹那间,曹操如被惊雷劈到晕头转向,大口大口的喘息,半晌才回过神来。
“走!”清醒过来的曹操,翻身上马,打马扬鞭直奔北营而去。
片刻后,策马入营,看到的只有更深的失望。
举目望去,只见整个营盘已空无一人,只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几十名夏侯渊的部下,正在清点那些空空如也的帐蓬。
曹操眉头深凝,打马上前将一顶帐篷砍翻在地。
空的。
将另一枯帐篷砍翻。
还是空。
他一路策马而过,将七八顶帐篷统统都砍翻在地,却皆是空无一人。
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曹操不接受,他依重的马氏一族,确实已趁夜逃走。
“马超狗贼,朕待你不薄,你焉敢背弃朕——”曹操愤怒的咆哮,手中长剑乱砍,将眼前一顶帐篷斩了个粉碎。
左右皆默不作声,看着曹操乱发脾气,个个都摇头暗叹。
“陛下。”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曹操蓦然停手,回身望去,只见庞德已策马奔来,翻身下马拜于自己面前。
曹操目中掠过一丝惊奇,剑指庞德,喝道:“庞德,你为什么没跟马超那狗贼一起走?”
庞德原为马氏一族旧将,早在当年马腾之时,庞德就追随了马家,尽管后来跟着马氏一族归顺于了曹操,跟马家从此脱离了从属关系,成为了秦国之将,但在所有人眼中,庞德仍然是跟马家关系密切之人。
曹操以为,马超带着马岱、马铁等马氏一族逃走,庞德这员马氏旧将,也一定会跟着一块走,却不想到,庞德竟然会出现在他的面前,焉能不令他惊奇。
面对曹操喝问,庞德正色道:“臣乃大秦之臣,非是马家之臣,自当留下来为陛下尽忠。”
听得此言,曹操本是愤怒的表情,顷刻间缓解了五六分,本是执在手中的长剑也下意识的放下,以一种惊奇,甚至是意外的目光,再次审视眼前这员西北大将。
半晌后,曹操又问道:“你跟随马家多年,当真会为了大秦而舍弃了马家?”
庞德慷慨道:“马家虽于臣有恩,却不过是私义而已,陛下于朕之恩,却是国恩,臣虽乃为一介武夫,却也知道忠于国家,乃是身为臣子者最大的本份,臣自当留下来,为陛下赴汤蹈火,再所不惜。”
一席话,表明了忠诚之意,彻底将曹操感动,将左右夏侯渊等众臣们,也是感动到连连点头,啧啧赞叹。
“不想令明竟是这等忠心,朕心甚慰,朕心甚慰啊,快快请起。”曹操长剑蓦然收回,赶紧跳下马来,将庞德扶了起来。
本来曹操对马超的出走,甚是心痛,但庞德的留下,却又让他稍稍感到几分欣慰,情绪平伏了不少。
“陛下,臣已清点过了,马超那狗贼此番共带走了三千兵马。”飞奔而至的曹真拱手禀报。
“三千兵马……”
曹操掐着指头,暗暗算了片刻,脸上重燃傲色,“马贼虽偷走了朕三千兵马,但朕麾下仍有一万一千余军,跟陶贼的兵马相差无几,且我军以逸待劳,敌军疲惫困渴,优势仍在我们这边,此战我大秦依旧必胜无疑!”
“大秦必胜!”庞德第一个挥舞着拳头,慷慨大喝。
“大秦必胜——”
“大秦必胜——”
其余夏侯渊等大将们,也纷纷振臂狂呼,慷慨的叫嚷声,在空荡荡的营盘上空回荡。
眼见士气稍稍鼓舞,曹操手中长剑一扬,厉声喝道:“传令下去,全军出营,于戈壁口列阵,今日朕要率尔等大破魏狗,扬我大秦国威!”
号令传下,夏侯渊等诸将分头而去,喝令麾下部众饱餐之后,悉出开出大营,向着东边的戈壁边缘而去。
午前时风,一万秦军列阵以待,坐等魏军出现。
……
戈壁滩上,疲惫困渴的一万多魏军轻骑,已经在戈壁滩上艰难前行。
因是知道决战在即,为了蓄养马力,全军将士们都已经下马,牵着战马徒步前行。
就连陶商,也不得不下马,在咯脚的戈壁滩上,吃力的行进。
诸将们都在喘着气,吃着风沙,却唯有那李白,高坐在马上,一面悠闲的前行,不时仰头灌几口好酒,甚是潇洒。
“我说那小李子,咱们大家伙都下马步行,连陛下也是一样,为啥偏偏你还骑着马?”尉迟恭没好气的抱怨道。
李白抹了把嘴角酒渍,笑道:“因为我既不是武将,又不是士兵,待会也用不着我上阵杀敌,我自然也就不用蓄养马力了,既然是这样,我干嘛还要徒步而行,自讨苦吃呢。”
尉迟恭被轻松堵了回去,心中不爽,眼珠子一转,便又道:“小李子,你刚来的时候不是嚷嚷着要上阵杀敌,建功立业么,那你别光说不练啊,赶紧下马来养着马力,待会跟着我一块冲锋陷阵,我保你杀个痛快。”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哦,这么好的上阵杀敌的机会,我错过了似乎可惜了……”李白喃喃自语,连连点着头,隐约似乎是被他给说动了。
尉迟恭见状,就好像是把他诱骗上了贼船似的,暗自窃喜。
自偷着乐时,李白却马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那可不行,虽说我想上阵杀敌,但陛下的命令是叫我做一个文官,我岂能违背陛下的旨意,呆会我还是留在后边,看你们厮沙,给你们打气好了。”
尉迟恭就郁闷了,白了他一眼,嘴里嘟囔道:“好狡猾的家伙,真会找借口,还不敢违背陛下的旨意,我看你就是一破书生,连刀也拿不动,只会吹吹牛而已……”
“非也非也,尉迟将军,你根本就不懂我。”
“我咋就不懂你啦,你小子一蹶起屁股,我就知道你打算放什么样的屁。”
“非也非也……”
“非你个大头鬼啊!”
陶商走在前边,听着尉迟恭和李白的嘴仗,不由的摇头暗笑。
前方处,一骑斥侯飞奔而来,拱手叫道:“陛下,前方再五里就是戈壁出口,一万多秦军已列阵以待。”
这情报道出,立时令左右将士们的情绪激动起来,就连尉迟恭也身形一震,暂时忘了跟李白斗嘴。
“曹操,看来你果然想以逸待劳,在戈壁口子上演一出绝地反击么……”
陶商微微点头,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拂手喝道:“将秦军的动向支会全军将士,叫大家伙做好打一场恶仗的准备。”
号令遍传全军,一万将士都警觉了起来,他们知道,灭秦最后一战,马上就要到来。
这一仗,将直接将军灭秦之战,能否完美收官,天子能否斩草除根。
胜了,帝国西北的隐患就将彻底根除,他们就可以追随着天子,全力前往冀州去跟汉国决一死战。
败了……
“不,不会败,追随着战无不胜的大魏之皇,绝不会败!”
每一名士卒的心中,都燃起了同样的念头。
在这等信念的催动之下,一万多将士迈着疲惫的步伐,继续艰难前行。
一个多时辰后,戈壁滩终于走到了尽头,前方总算是看到了平地,甚至还看到座绿洲。
秦军将士们都松了口气,迫不及待的想要冲向绿洲,痛痛快快的喝个饱,痛痛快快的洗个澡,告别这可恶的戈壁。
但很少,魏军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野中,横列于原野之上,封住了他们的去路。
一万秦军,列成大大小小十几座军阵,如无声的兵马俑一般巍然耸立,在西北黄沙中若隐若现,如果地狱鬼兵。
一面面“秦”字战旗,在风中傲然飞舞,刀林如森林般密集,反射着猎猎寒光,军气森然可怖。
那一名名秦军士卒,或是羌人,或是凉州人,或是西域人,个个都面色红润,精力旺盛,显然都已吃饱喝足,精力体力都已蓄足。
“曹操,终于不逃了么,看来曹昂的人头没有击垮你啊,那好,朕今天就亲手把你辗碎……”
陶商鹰目中杀机渐燃,手中战刀一挥,大喝道:“传令,全军结阵,准备迎敌。”
鼓声响起,令旗摇动,一万多轻骑兵们,纷纷翻身上,拖着疲惫困渴的身躯,结成了一道道军座,跟秦军形成对峙之势。
跟对面秦军的旺盛相比,魏军这边这显的疲惫了许多,旗帜没有对方树的那么笔挺,刀枪排布的也没有对方那么整齐。
军势的强弱,已然明了。
迎面处,“秦”字皇旗下,曹操已经笑了。
他的笑容中,充斥着讽刺的意味,充斥着志在必得的狂烈信心,充斥着复仇的快感。
“果然不出朕所料,陶商,朕就不相信,你这一次还有回天之力……”
眼眸中杀机陡然狂聚,曹操没有一丝犹豫,手中倚天剑愤然拔出,朝着魏军狠狠一指,大喝道:“全军出击,给朕杀尽魏狗,兴复大秦!”
呜呜呜——
肃杀的号角声,冲天而起,刺破了头顶黄沙。
夏侯渊、姜维、许褚、曹真、曹休等一员员秦将军,狂杀而出。
一万一千余名秦军步骑军团,轰然裂阵,如潮水一般,挟着震天的杀声,朝着魏军汹涌杀上。
曹操是自信之极,虽然骑兵少于魏军近一半,却依旧不把陶商放在眼中,第一时间就率先发动了冲击。
面对着汹涌狼的秦军,疲惫困渴的魏军将士们,神色皆是微微有变,握着兵器的手心中,转眼都捏出了一把汗,一双双血丝密布的眼睛中,隐隐透出了几分底虚。
就算他们再信念如铁,毕竟身体已疲惫到了极点,他们并没有十足的信心,能够战的过以逸待劳的敌人。
“他奶奶的,今天这场仗,铁定是不好打了!”尉迟恭也是浓眉深皱,紧紧握住了铁鞭,抱定了拼死一战的信念。
唯有陶商,却神色平静,面对如潮冲来的秦军,没有一丝忌惮之色,只是喝了一声:“李白何在。”
“臣在此。”李白没想到天子会在这个时候叫他,赶紧从后排策马近前。
陶商刀指前方,淡淡道:“李白,看到了没有,敌军已经冲锋了,今日一战能否取胜,就靠你了。”
“靠我?”李白当场就糊涂了,完全听不明白天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要叫他这个流浪诗人出马,单枪匹马的去迎击那滚滚而来的秦军不成。
“陛……陛下要臣怎么做?”李白抹了一把额间的冷汗,有些结巴的问道。
陶商瞪了他一眼,“这还用问么,你除了会做诗,还会干什么,拿出你的本事来,快给朕赋诗一首吧。”
“作诗!?”李白彻底懵了。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