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雅鬼夫君 默认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真假秦时

我一直坚持称最近脑子里见到的那些东西是“梦境”,而不愿意承认它们是“回忆”,是因为我在潜意识里就不愿意相信自己是石念念。
可遇到的种种事情,让我现在不得不相信了。可我现在不是石念念啊,我是张小斐啊。作为张小斐生活了二十来年的我,石念念对我来说根本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一个名字,一个代号!现在让我脱离我根深蒂固的张小斐,而去接受这个石念念的身份,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我没有办法磨灭掉我这二十来年的人生,把它当做仅仅是为了承载那个叫做石念念的人的驱壳。如果是这样,我的人生究竟算什么?这二十来年的人生,它不是毫无意义的人生,它不是顺风顺水平淡无奇的人生,我的艰辛、我的成长、我感受过的苦和甜,难道只是为了等待有一天一个叫做石念念的人苏醒,然后将这二十来年的张小斐遗忘吗?
秦时说他爱我,萧寒也说他爱我,甚至恨我入骨想置我于死地的木苒。其实这些爱恨情仇都跟我没什么关系,这些都是因为石念念才存在的。如果我一辈子都记不起来,一辈子都只是张小斐,是不是可以说,其实他们爱的恨的,根本不是我,而是石念念呢。可如果有一天,我恢复了记忆,变成了石念念,恐怕到时候,连我自己都会忘记这世界上曾经存在过一个人,她叫做张小斐。
我苦恼的抓了抓头,这个问题太复杂了。这简直是陷入哲学的怪圈了。我这种神经大条的人根本不可能想明白这样的问题,所以只能这样痛苦纠结着。
察觉了我的变化,秦时紧张的贴近我,问道:“怎么了?头疼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应付着:“没什么,就是脑子里有点乱。”
秦时担忧的看着我,说:“我去问过阎君了,你去了一趟阴司,阴司阴气太重对你难免有些影响,所以你才会贪睡和做梦的,想起这些事情也是因为这个。别担心,过一阵子就好了。”
我点了点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再次入梦的时候,依然是作为石念念和秦时相处的场景。你侬我侬的说着一些含蓄又甜蜜的情话。我已经越来越相信这些是回忆了,大概能借着梦境看一看过去的秦时和石念念之间发生过,其实我心里也忍不住的好奇。于是就托着腮静静的看着秦时,像等着看电影一样等着看他们的故事。
“这样看着我干嘛?看着为夫俊美无双的脸着迷了?”秦时坏坏的朝我笑了笑。
我一惊,回过神来,不由得脸一红,白了他一眼,“怎么那么会自作多情啊?我只是在看,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说完,我心里徒然一惊。
今天的梦跟往日的不同。
前几次,我仿佛是在不由自主的进行对话和动作,那时的“我”只把自己当成石念念,并不知道什么转世投胎什么下世轮回,与石念念对话的秦时也和平日里那样玩世不恭的秦时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阅历和经历世事的练达,只是一个意气风发又情根深种的年轻将军。
而这一次,我就是我,是张小斐,秦时也更像是现在的秦时,不是那个经历生死轮回成为鬼王之前的人类秦时。
秦时却毫不在意我的话,挑了挑好看的眉毛,说道:“娘子这样跟为夫站在烈日下,可别晒坏了,我们去池塘边边乘凉边说说话吧。”
我立刻摆出一副排斥的神色,说:“啊?池塘在哪里啊?是不是还要走很远啊?我腿很酸哎!”
秦时玩味一笑,眯着眼睛说道:“不远,前面就是了。”
我乖顺的点了点头,转而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他说:“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满面愧疚的继续说道:“秦时,那个,之前你送给我做为定情信物的七寸铃被我弄丢了,我真的是不小心的,你会不会生气啊?”
秦时露出一脸可惜的神色,“丢了啊?唉,算了,丢了就丢了吧,什么都没有你重要,以后我再送你别的就是了。”
“真的吗!你不怪我吗?我就知道夫君最好了!”我看着秦时笑眯眯的神色,眼睛在他身上转了一圈,落在了他腰间的佩剑上,“哎呀!这把剑就很好!要不你把这把剑送给我做定情信物吧!”
说着,把他的剑抽出来,细细的打量着。真是一把漂亮的宝剑啊!剑柄上还镶嵌着绚丽的宝石。我满意的把剑拿在手里,对他大手一挥,“走吧!去池塘边!”
秦时无奈的笑看着我,转身要带我朝池塘走去。
看着他白衣斐然翩翩绝世的背影,我举起手中的剑,狠狠的刺穿了他的心口。
他扶着还插在他心口的剑,震惊的回过头来看着我,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颤抖着声音说,“娘子,你……你做什么?”
我惊恐的看着他,说:“相公!对不起!我手滑了!”
他突然站直了身子,像是丝毫没有受伤一样,冰冷的神色那么陌生,嘴角一列,露出一个森然的笑意,说:“呵呵,演技真不错。”
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冷笑了一声,说道:“呵呵,承让承让,阁下的演技也很好,就是智商低了点。”
从一开始我就察觉出不对了。这个梦不仅和前几天的不同,反而让我觉得不是在做梦。
梦总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除非是在即将清醒时,否则梦中人是不会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我却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在梦中,恐怕,是有人将我带进了梦里。
于是我开始试探眼前的“秦时”。按照我所认识的秦时,如果我说腿酸不想走,他恐怕会不由分说的直接把我打横抱起来。紧接着我提到七寸铃,话里指出七寸铃是我们的定情信物。狗屁的定情信物,根本就没这回事,这只不过是秦时给我防身用的“超级信号呼叫报请器”而已。
这个假秦时还真上道,真的一脸惋惜的做出一副心疼样。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