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雅鬼夫君 默认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久别重逢

我内心一片绝望。我摇了铃铛,不知道是没有传出结界还是秦时不愿意来,他没来救我,也不会再有人救我的。我就要死了吗?
她念动咒语。我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魂魄从身体里缓缓的流向脖子上的细丝中去。
可是那些魂魄在进入细丝的时候,受到了阻碍。从我胸前传来的一种莫名的力量,阻止了它们。
“咦?”陆思宁困惑的看了看我胸口,上面只有一颗平淡无奇的白玉珠子。她腾出一只手朝白玉珠子伸过去,手却猛的被弹开。
她神色一变,转而看向我,有些歉疚的说道:“对不起了小姐姐,看来我只能勒断你的脖子了,我现在急着去找人揭符纸,没时间周旋,你忍一忍吧!很快就过去了!”
难道我要变成余瑄那样的没头鬼了吗?不要吧!
突然一道红光闪过,陆思宁被向后振飞出十几米,直撞到墙壁才停下来。她吐了一口血,血浸红了胸前的符纸,发出“呲啦啦”的声音。她两只手无力的下垂,手上的细丝全部断裂,手指不断的渗出青黑色的血。
我抬起头来。是秦时。他还是来救我了。
他瞬间飞掠到我身边,惊慌担忧的神色溢于言表,“受伤了吗?对不起!我来晚了!”
心里所有的委屈一下子涌了上来,他这么多天不理我不见我,我被鬼缠他也不救我。现在我差点死了才知道过来。可是他来了,把我救了下来,又想怎样呢?我就要感谢他感激他,然后满心感动的忘了他的冷漠无情吗?
我本来想潇洒的转身就走,可是刚刚濒死的恐惧又让我那么害怕。现在恐惧离开了,这个能保护我让我觉得安全的人出现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彪了出来。
“你来干什么!你不是不管我了吗!让我死了不就好了吗!”
秦时一把抱住我,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是一时脱不开身才来晚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以后我寸步不离的保护你!好不好?”
“不好不好!你滚!我恨死你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我不管不顾的哭着,把鼻涕和眼泪都蹭到他身上,手却牢牢的抱住他不放,生怕他真的听了我的话就这么滚了再也不让我见到他了。
重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他。之前那些自欺欺人的潇洒伪装一下子碎成了粉。
我哭够了,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满脸的泪水。秦时直接用袖子帮我擦掉了,衣袖上蹭上我的眼泪,白色的丝绸上立刻荫开一小片深色的水渍。我这才发现,他的衣服上不仅有污渍,还有血迹。
我立刻担心起来,“你怎么了?跟人打架了?”
“没什么,”秦时施了个法,给自己换了一身洁白干净的衣服,说道:“刚刚冥界正在闹点小乱子,我来得及,衣服都没顾得上换。”
能让秦时亲自动手的,恐怕可不是他口中的什么“小乱子”,只怕是他正带着人跟人作战,我摇动了铃铛,他想要赶过来,却没法马上冲出敌人的包围,这才来晚了。我就这么没出息的瞬间原谅了他。
他转向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陆思宁,脸色阴沉的像是电闪雷鸣的暴雨天。陆思宁似乎伤势极重,身上那几张符贴了半天,加上秦时的重重一击,现在已经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止不住的痛苦颤抖着。
秦时冷冷的开口:“知道我是谁吗?”
陆思宁强忍着抬起头来看了看秦时,额头上有一层冷汗,眼底也开始泛起乌青,她似乎已经痛苦的说不出话来,只勉强的点了点头。
“既然知道,赶紧说,是谁让你来的。否则我让你承受你现在十倍的痛苦。”
陆思宁的嘴唇轻轻的颤抖着,恐惧而绝望的摇了下头,样子实在可怜。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对她恨不起来。即使她想要杀我,可她的态度和语气里,并没有穷凶极恶,也不像佯装的单纯懵懂,仿佛真的只是不明白自己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她不觉得杀人是错的,也不觉得死是不好的事情,反而会真心的安慰我不要怕,还尽量想要减轻我的痛苦。她说想要勒断我脖子的时候,脸上歉疚的神色也不像是假的。
“说不说!”秦时厉声喝问,手掌一抬,一道掌风像她袭去,陆思宁的身子一震,痛苦的惊叫了一声,又喷出一口血来。
“鬼……鬼王大人,咳咳,她死了不是就能和……和你长相厮守了吗?你难道不想……咳咳咳”
“冥顽不灵。”秦时懒得跟她多说,抬起手来又要攻过去。我拦住了秦时的手,说道:“算了,带回去慢慢问吧。如果她一直不肯说,你再逼问也不迟。”
看到陆思宁痛苦不堪的样子,我虽然谈不上动了恻隐之心,却也总不愿意继续看下去。毕竟是要下手杀我的人,如果不是秦时出现,现在我已经死了,让我放了她,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我可不是什么心灵鸡汤灌了一肚子的善男信女,抱着以德报怨普度众生那样的想法。
可我更不是嗜血残忍的变态,眼看着一个姑娘被折磨的鲜血淋淋满身伤口还无动于衷的继续看下去。
秦时见我阻止,点了点头,叫来余瑄,对他说,“把这个女鬼带回去关好,不用给她疗伤,身上的灵符帮她揭了,看着点,别让她死了就行。”
余瑄恭敬的行了个跪礼,应了声“是”,就一手抱着头一手拎着女鬼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只剩下了我跟秦时。我正犹豫着是跟秦时和好,还是继续闹闹脾气呢,秦时已经一把抱住了我。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如果不原谅我,我就一直对你说我错了,烦到你原谅我为止。”
“你这个人是不是太无耻了啊!”原本几乎要平复的情绪立刻忿忿起来,我插着腰责问他:“哪有人逼着别人原谅他的?你这算是道歉的态度吗!”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