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雅鬼夫君 默认卷 第五百零二章 黑色的灵力

白起赶紧赶回去,想看看到底剩下多少的伙伴,等到了五院的时候,看见方莹和元贞道长正准备出去,立马叫住他们说:"方莹,道长,你们只是去哪里呀,我们还剩下多少伙伴,其余的人又去哪儿了。"说着有些着急。
封方莹和元贞道长看着一边跑过来的白起,有些激动的说:"白大哥,你还活着呀,其余的人都已经被蓝铮和寂月抓起来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了,对了,还有一个人,我们还没有找过。"方莹突然说着。
这是白起也反应过来了,看着方莹说:"你说的是玉岩吧,到现在,我们都没有看见过他,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受到他们的毒害。"
元贞道长看着他们两个,轻声的说:"这场比赛,只要坚持到明天九点就可以了,不过现在我们想的办法是,怎样躲过他们的魔爪。"说着想着今天看到的少年,他不是蛇族的人,这是道长所肯定的事情,但是他也明白这些人的背景和底细天君都知道,所以现在也不能指望外界的人来就我们,外面的结境估计就是这个意思吧。
想着元贞道长看着外面的结境,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过了,我已经困死了,但是好奇的内心不让睡觉,但身体也没有办法支撑我的好奇心了,只能靠在秦时的怀里睡着了。
一旁的邹掌柜看着睡着的我说:"主子,要不还是把王妃送回去睡吧,你这样抱着她也睡不好。"
秦时看着我熟睡的表情,笑着说:"没事,我想她很喜欢这样睡得,对了,玉岩现在在干嘛,他还不出来,他们队的人都要出局了。"
"主子,玉岩现在和鬼一叫上劲了,好像是帮他老弟报仇啥的,不过估计也是够呛,不被鬼一欺负就好了,不过那个王梓怎么办呀,不能一直扔到安室里呀,那样就没意思了。"邹掌柜不安好心的说着。
秦时只是摇摇头说:"没事儿,让他自己在里面呆着吧,他肯定不会这么死心的,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底牌。"说着一脸邪恶的笑着。
这背后的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这样不仅仅是对他的威胁,要是他背后没人还好说,但是一单有人却不出来,那就很糟糕,如果他们的目标现在是蛇族族长之位,那么他们便会出手帮助王梓摆脱困境的,现在钓钩和诱饵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鱼儿上钩了。
此时的暗室里,被揍的满脸紫黑的王梓醒过来,看到自己处在黑暗的密室里,顿时有些慌张了,想着要怎么出去,可是自己被绳子绑住,根本就没法动弹,看着这附近没有人,便想着要不要叫出那个人出来帮帮忙。
王梓仔细想了想为了蛇族族长之位还是叫出来看看吧,想着闭着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丹田里,寻找着那个黑影子说:"大师,你还在吗?"说着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这个蠢蛋,现在找我干嘛呀,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杀了两个人就很厉害了,要不是给你的毒药,你能做到吗?你现在又干嘛呀。"说着那黑影一脸不悦的看着王梓。
王梓有些的害怕说:"那个,不是这样的,大师,我现在被人困在密室里了,出不去,想要你帮帮我,不然这时间一到我也没办法按照你所说的竞选族长呀。"说着一脸小媳妇儿样子。
大师看着他说:"真是一头猪,行了你就在这里面待着吧,我来支配你的身体。"说着便消失在丹田里,等到王梓再一次醒过来时,身边的氛围完全不一样,用黑色的灵力将绳子切成好几段,用内力将密室的墙给震碎。
秦时一直关注着这个王梓的行动,当他从密室里出来时,秦时变发现他的不一样,一身黑色的灵力和杀气围绕着他,这根本就是另一个人,看来这个王梓还真是有猫腻呀。
"邹掌柜你去看看吧,把他抓住吧,其余的人继续进行吧,离明天的早上的结境消失还有四个点,这期间不知道谁能留下来呀。"秦时语重心长的说着。
邹掌柜听着命令带着还几个暗卫出现在王梓的身边,王梓看着邹掌柜说:"看来是早已经算好了的吧,你们这些人,真是该死。"说着便散发出灵力攻击靠近过来的暗卫,这些暗卫虽然不是三十二护卫那么厉害,但是也不是很差的,但是一瞬间竟然被他的黑色灵力震飞了,这个不是什么好事。
秦时在上面看着,并不打算下去帮忙,反倒是一旁的白离和弥彦天有些着急,要是这个人伤害了他的情人就不好了,赶忙下去帮忙。
不过等人刚下去的时候,蓝铮和寂月走了过来,寂月很是好奇的说:"前面在干嘛呀,好像很热闹,走,我们去看看去,说不定还会有好戏观看。"说着很是兴奋的拉着一脸黑线的蓝铮。
刚走到他们附近,就看见王梓放出一身黑色的灵力球攻击邹掌柜他们,邹掌柜接住了灵力球,但是也很吃力,白离和弥彦天是轻松把灵力球给挡开了,不过看着这黑色的灵力,蓝铮突然发现了这个人很是熟悉。
冲出去当过所有的灵力,王梓很是惊奇这个小毛孩怎么可能挡住他的灵力,于是更加用劲的将法力和灵力的融合在一起,打击向蓝铮,蓝铮发出自己的灵力和法力抵挡着,这是的王梓才发现,他们的灵力都是黑色的,立马收了手。
秦时这下便已经变明白了什么,原来这两个人是来自魔界的,想着看看怀里的我,当时蓝铮说过照顾好他的姐姐,那么这个孩子便是魔界她的亲生弟弟小汤圆,不过那个王梓身体里的人到底是谁,有什么目地,这个不能放过。
秦时想着便抱着我飞身下去说:"你们退下,蓝铮和王梓跟我来,你们两个别想耍什么花样,不然后果你们是承担不起的,走吧。"说着便带着他们两个人离开了,还不忘吩咐其余的都按照计划继续。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