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我还要 第一卷 第一章 男鬼乱入

鬼节这天,我买了一包卫生棉条。说是卫生棉条能代替卫生巾用,我决定试试。
这棉条一根根的和我小手指头一样粗,握在手里跟个小棍儿似的。我研究一会儿才蹲下来。
可我腿都蹲麻了,手里小棍儿还一直塞不进去,我急坏了,这么贵的玩意买都买了不能不用啊。
于是我找了张镜子放在地上,对着镜子才找到了地方。
第一次看自己粉粉的那里还挺不好意思的,我握着小棍儿,最后对准了位置,咬着牙一口气塞了进去。
疼!
一种撕裂的疼从下面传来,我手里的小棍儿一瞬间突然像放大了十倍,变得又硬又烫,就好像一个男人突然趴在我背后顶了我一下。
疼痛持续了一会儿才消失,这次小棍儿全根没入只剩一条线在外面。我看镜子里刚好照到此景,两条微张的白藕中间,垂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细线。我害羞的还没来得及把镜子合上,就听到有人在窗口上喊我,我扭头一看,竟然是男神!
男神叫周思明,是我们班班长,还是校草,学校女生都仰慕他。没想到他突然跑来窗口找我,叫我晚上十二点去小树林。我羞羞应下来,猜想他该不会瞧见了我刚刚塞卫生棉条的样子吧,那多臊人!
晚上我换好衣服进了小树林,男神特别温柔,我拗不过男神宽厚滚烫的手掌,颤巍巍的夹紧了腿。
温存了一会儿后,我们在小树林里分开,临走前男神还塞给我一块石头。回到寝室后,我脱裤子准备洗洗,手往下摸了几次,心咯噔一下。
不会吧,棉条怎么不见了!?
上午还塞在我那里的棉条不翼而飞,我仔细摸了好久,手指头都伸进去半截,才发现不仅是棉条外的线没了,连整个棉条棍儿都彻底消失了。
不会是棉条跑我肚子里去了吧!我急得在房间里没办法,只好不安的等第二天再看看。结果到了第二天,不仅还没找到棉条,甚至连我的大姨妈都没了。
我吓得赶紧跑到镇上的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我体内什么东西都没有,一切正常。可能因为我担心过度才导致突然停经。
我只好拿着医生开好的药回了寝室,虽然大姨妈一直没来,可我身体没什么异样,我就没当回事。但过了一个月,我开始害怕起来,上个月没来的大姨妈这个月还没来,难不成那卫生棉条还在我肚子里把两个月的大姨妈血都吸走了?
正好学校开学,我又遇到了男神周思明,他那张脸在人群中极为惹眼。到我晚上回寝室,在黑灯瞎火的楼道里,他才从背后喊住我,问我十二点要不要再去小树林,我看不清他样子,还奇怪他怎么长高了许多,不由自主的又回想起那一夜小树林里他……我害臊的不好意思再想下去,点头答应了他。
到了十二点,我打扮得漂漂亮亮到小树林后,老远就看见周思明在老位置坐着等我,我高兴的走过去挨着他坐,周思明却一动不动,连话都没跟我说一句。
我心想是不是男神害羞了,便主动挑起了话头,问他为什么送我一块石头啊。结果周思明还是不理我。
气氛有些尴尬,我抓耳挠腮的想了好几个话题,可周思明始终不说话,我不知所措,只好趁此机会给他表白,说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他,不知道他对我是什么想法,说完我偷偷的亲了他脸蛋一下。
到这时候,周思明那才传来动静,他冷冷的嗤了一声,脸慢慢转向我,冰凉的手掌还裹着我胸狠狠一捏。
我这才看清,妈呀,面前的男人哪是周思明,分明是一张陌生男人的脸!
“你怀着我的孩子还敢跟别的男人厮混,我有必要让你记得谁才是你的男人。”
一只手仿佛伸进了我内衣里,狠狠的又掐了我胸一把。突然一阵凉意灌至我全身,我顿时吓得魂儿都没了。
不可能啊,我衣服穿得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一只手不停贴在我胸脯肉上摸来摸去,我身上的肉成了他爱不释手的玩物一般。他手掌冰冰凉的,冻得我含胸缩背,他还不肯放过我,惩罚般的又裹着软肉抓了抓。我紧了口气,明明又怕又急,可身体却热了起来,还慢慢的迎合他,瘫在他身上靠得紧紧的。
我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奇怪,连思绪都被控制了,该不会……
“小梦,小梦,醒醒!”
我狠狠打了一哆嗦,定眼一看,“阿婆,你怎么会在这?”
“小梦,你没事儿吧?!可急死我了。我早上给你卜了一个大凶卦,赶紧下山来看看你,你怎么样,那个男鬼有没有把你……”
阿婆是我外婆,她是大庄村出了名的神婆,十年前突然住进了山里后一直没下来过,这回突然跑下来,肯定是出大事了。
我左右看了看,哪里还有男人。阿婆这么一说我才明白,原来是我招惹到了一只男鬼!
我赶紧跟阿婆哭诉了这几个月的怪事儿,阿婆板着脸一直听我说完,才问我,“那鬼节那天,你有没有被那男鬼破瓜。”
我摇摇头,“没有没有,晚上我只是跟不知道是不是男鬼的男同学在小树林里待了会儿,最多搂搂抱抱,没有那个。”
阿婆舒了口气,“那就好。如果你在鬼节当天被那男鬼破瓜,那你以后就只能当他阴妻,再不可能结婚生子了,他每天还会来吸你阳气,好让他再出来害人。既然你没跟他发生关系,那男鬼怎么会说你怀上他孩子了?”
说起这事儿,我也很奇怪,我明明现在还是处子之身,怎么可能怀孕呢。
“那鬼节那天,有没有什么东西进入过你的体内?!”阿婆追问道。
我想了想,正准备摇头说没有了,可我张了张嘴,恍然想起来,卫生棉条!那天我亲手把一根卫生棉条塞进那里,可转眼到晚上卫生棉条就不见了,甚至连我大姨妈都有两个月没来。
难道……
我苦兮兮的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阿婆,她认命一般缓缓点了点头,“没错了,邪祟一般都奸诈狡猾,看来是他趁你塞棉条的时候把他命根子替换了那东西,被你带进去了。”
天啊,难道那男鬼的命根子真是被我亲手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