爻冥居 第五十二章

女孩带着我俩差不多将学校逛了一遍,最后停驻在教学楼的黑暗角落里。
教学楼一共有七层,每层都亮着明亮的灯光,教室在日光灯的照射下犹如白昼,每个孩子还埋在高高的书堆里奋笔疾书,偶尔抬头看看时间,翻翻资料。
坐在讲台上的老师来回扫视着,就等着学生前来问自己问题,不过也有一些老师弄着自己的事情,在备课本上书写着什么。
时间就这么静悄悄地流逝着,我们前面的女孩就望着一间教室,不吭不响。
那是高三(十四)班,门口站着一位年轻的男老师,带着一副眼镜,偏瘦,身材挺拔笔直,乍眼望去,就像那位演美猴王的艺术家,六小龄童老师。
不过仔细看去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脸型椭圆,身高较之矮小了许多,带着一副像玻璃瓶底一般厚的眼镜,脸上还有说不尽的疲倦之感,眼球布满血丝,看来是属于那种负责,为学生操心操肺的称职教师。
再观眼前的女孩,双眼无神涣散,完全是靠着一种本能来到的这里,学生?学生的职责就是上课读书?就只有坐在教室里吗?如果不是因为此时教室的阳气充足,这名女孩肯定就已经进去了,乖乖地坐在座位上,等待着下一堂课的开始?
此刻,我的心里是说不完道不尽的辛酸,在这个世界呆得久了,看过的花开花落也不尽其数,看过了各式各样的家庭,也见识过无数的学生因无力承受压力而早早地结束年轻的生命。
“居主,她不见了”荆文山悄声地道。
此时的我才回过神来,眼前哪里还有女孩的身影,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我们的面前,这个有点不合常理。
“赶紧找找,应该没走多远”我道。
说话间,我已然放开了神识,终于在几百米开外捕捉到了一丝阴气,赫然便是那个女孩。
“找到了,走”
我和荆文山瞬息之间就来到了一栋黑漆漆的建筑面前,“博学楼”我望着三个醒目的大字道。
“好像是一栋新建的楼,没有一丝人气”荆文山在一旁打量着道。
我点了点头,眼前这博学楼的确是新盖的,空气中还残留着灰尘,流动的气息中,干冷,没有一点水汽,阳气缺失,倒是阴气十足。
那女该的气息进入里面,就如一滴水珠融入了大海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居主,里面好像有一股力量在牵引体内的阴气”荆文山努力压制着阴气的外泄道。
他这么一说,我也注意到了,这栋楼像个巨型旋涡,整所学校的阴气似乎都在朝里面聚集,难怪女孩的阴魂可以移动如此之快,可能就是被这股力量拉扯过来的缘故。
此时的乌云移去,天上的月亮渐渐露出了身子,而且还笼罩着一层灰白色,星辰不见其踪,博学楼伫立在华河中学的一个幽深安静的角落里,离教学楼、宿舍、食堂是何其的遥远,不禁有了疑问,这栋楼是干什么用的?
“我们进去看看?”我说道。
荆文山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提在手中,警惕地将我护在身后。
刚刚迈进一步,一股阴风忽起,穿过楼道,呼呼作响,一股杀气随之而来,铺天盖地,将博学楼团团围住,月光瞬间失去了光华,投射在地面,失去了原本的精华。
荆文山将我护在身后“居主,看来这里少不了一场厮杀”
他说得很对,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但凭着这股杀伐之气,想要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
站在原地,博学楼的构建似乎是一个长长的凹字形,我和荆文山就处于这凹字的缺口之处,眼前的三方楼层将我两死死围住,用着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盯着我们。
两侧楼层散发的杀戮之气直线上升,此时的我感觉像是夹在两股力量之间,不能移动一分一毫。
“居主,小心”荆文山比我好不到哪里去,额上冷汗突突直冒,可是眼中的坚定不失一色。
看着他,尤其是他那有些不伦不类的发型,我突然觉得两侧的力量就像是战争对垒的两个军队,只需一个小小的行动,一场战争便起。
而我和荆文山很不幸地闯入了他们的战争中心,就暴露在两方的视线之内,我想哭,我的心里此时可以说是临界崩溃了。
“居主,怎么办?”荆文山悄声问道。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凉拌呗”我没好气地道。
我音量应该不算高,可是放在这死寂一般的诡异楼中,却显得是那么的‘洪亮’,霎时,就像是捅破了马蜂窝一般。
“杀”
“冲”
两侧楼道里涌出无数的人影,终于惹大祸了吧?
我右手向前一探,一把揪住荆文山的衣领,脚下用力,腾空数米,还好这栋楼也不算高,也就四五层的样子,一下子便窜到了楼顶。
俯视着楼下的两方人马,纠缠到一起,竟是看不真实,反正就是黑压压的一片。
我站在楼上,就像是看电影一般,静静观赏着。
我倒还好,一旁的荆文山本就是士兵出生,看着这一幕,潜伏在体内的那股冲锋的劲儿就出来了。
手提大刀,双眼放光,身体还不住颤抖着,就连那把大刀似乎也在渴望着拼杀,竟是在嗡嗡作响。
“居主,让我也去过过瘾吧”荆文山道。
“再等一下,现在情况不明,不宜冲动”
“可是……”荆文山还想说什么,却是被我一个眼神打压了下去。
“上面还有人”一个声音突兀地从下方传来。
遭,想来是把我们当做其中的一方人马了,如此想着,一道黑影窜了上来,借着月光看去,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身休闲装,寸发,脸色异常的惨白,身上的戾气很盛,这么浓郁的戾气倒是少见,这人生前经历过什么?竟然沾染如此盛的戾气。
是的,这位已经不是活人了。
男子向我冲来,来势汹汹,‘铛’那人离我还有五尺距离,就被一旁的荆文山拦了下来,这家伙早就按捺不住了,这家伙不正好撞到刀口上了吗?
“居主,让我会会他”
荆文山和那人已经交上手了,现在说这话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了吧,我苦笑了一声。
倒是那男子也不弱,对上身经百战的荆文山竟然没有落下风,再观他的修为,我竟然破天荒地看不出来,这种情况一是他的修为比我高,可这不可能,看他的出招不像是比我厉害的角色,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的力量是借来的,换句话说,他的力量不是他自己修来的,而是外力给他的。
果不其然,这样的力量并不擅长持久战,就好比现在,男子明显开始吃力起来。
看来,不出十招,荆文山就要胜出了。
我站在楼顶看着荆文山的对战,忽然,一股黑风直直朝我袭来。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