赝太子 第三十二章 血煞破

但接下来就听到沈诚说:“可我为了这事,给了你不少银两,你现在没办成事,银子可要如数还我。”
“这……”张大措有些肉疼,但想到桐山观道长的手段,不敢真昧下这银子,稍作迟疑,就回答:“办事拿钱,办不成退钱,天经地义,银子我已换了银票,已经全部带来了,请您过目拿去。”
“那你拿过来吧。”沈诚露出一丝冷笑,说着。
张大措不疑,他与沈诚合作几次,觉得道长虽手段不少,但合作还是很守诺,既拿回银子,就是不打算追究了。
白做工了这么久,对张大措来说当然损失不小,但畏惧手段,自己情愿受些损失,也要解决此事。
至于死的二个兄弟,回首自己补贴吧!
张大措顺着声音走过去,只是才走二步,一阵毛骨悚然,让他猛停下来,额上渗出了细汗,他沉默了下,说着:“道长,银票我放在地上了,您得了闲自己拿吧,帮中还有急事,得先回去了。”
说着,放下银票,就欲转身离开。
黑暗中,沈诚轻笑了一声:“好警惕,不愧是草莽蛇种,不过既来了,就别走了。”
话还没有落,“啪”一声,火把亮起。
“啊!”张大措已防备,但随着亮起,只觉得脑袋一沉,一个东西就钻入进自己的脑门,原本清明的大脑,就似有虫子钻进去搅动吞噬一样,疼痛难忍,就地翻滚了起来。
惨叫声只响了几声就戛然而止,漆黑的地下室亮如白昼。
穿着道袍看起来仙风道骨的沈诚,此时站在张大措一直背对的位置,看着地上躺着的张大措,冷笑一下。
“你……你……”张大措还没有彻底失去意识,睁大了眼,死死盯着站着的沈诚,伸手颤抖:“帮里……不会饶……过……”
“蠢货。”沈诚挑眉,命令:“起!”
下一刻,张大措就觉得自己身体失去了控制,竟真的慢慢爬了起来,他试图夺回身体控制权,却被脑里再次出现剧烈疼痛折磨,双眼赤红。
“虽杀气重了些,但正是合适,自己上祭台。”沈诚看都不看一眼,继续命令着,而张大措就缓慢转身,朝着一个石室而去。
石室火光通明,里面有一个足足可以容纳二十人的高台,而台上已站着十几人,等张大措上去,就凑了十八之数。
站了会沈诚才过来,可以看见,他的脸一下变的苍白,甚至带了点青,对着死命睁着眼的张大措,咳嗽了几声,说:“嘿嘿,真不愧是草莽蛇种,事过境迁,还能有反噬。”
“草莽……蛇种……”不知道为什么,到了高台,控制反松了点,张大措咬着牙,吐出了这句。
“对,大魏国祚484年,远超300年,压制了多少龙蛇。”
“本朝先帝提三尺剑,横扫诸侯,建立大郑,也未必把全部龙蛇铲除,你论根骨秉性,也是其中一条,要不,你以为路逢云为什么投靠你?就是你有一点龙气在身。”
“只是你出来时太晚了,龙蛇失了天时,也不过是泥鳅,只能在县里当个帮会大哥——不然你以为凭什么飞鱼帮烟都飞云灭了,你还能幸存?”
“就是这点秉性命格救了你的命。”
“但是,现在正合我用,以破苏子籍之命。”说到这里,沈诚已经缓了过来,脸上多了点血色,手中也多出了一支小旗,这旗子乍一看很像庙会上玩具,但这时拿出,自然非是寻常之物。
“弟子沈诚,今列十八祭,祭天地,顺天命,诛余孽……弟子居首,十八人自愿血祭,在此,祭、诛!”
随着沈诚的一声“诛”,已变成傀儡不得不“自愿”的十八人,身体同时泛起了淡淡血光。
这血光从身上飘起,并朝中央汇聚,当十八团血光汇聚时,就拧成一团,化成一团血光,形似长箭,寒光闪闪,只听隐隐传来一阵厉啸,“铿锵”一声,血箭划过,转眼无影无踪。
蹯龙湖·画舫
胡夕颜坐在一处只有三人的船舱里,神色郁郁不快,而在她面前,是一面半人高的铜镜,镜中正显示着船舱中的画面。
“哎呀,这棋手又走错一步,眼看要输了。”看起来三十岁的汉子却跺了下脚,神态让外人见了,怕会忍不住打个冷战。
“小十九,这里暂无外人,你可以变回原本模样。”就算是胡夕颜见状,也忍不住打个寒栗,说着。
跟着她的丫鬟,其中一个还在巡查,还有一个是普通人类,此时昏睡在了一侧的榻上,不到回去时是不会醒来。
大汉想了下,就砰一声,原地大变活人,原本看着有一点违和的三十男子,直接就变成了俏丽的少女。
微微上挑的狐狸眼,狡黠可爱,但仔细看,和她面前的同族胡夕颜,有着质的差别。
她这种其实是属于刚刚化形没有几年,喜欢玩闹的“小孩子”,对魅惑方面的法术,还不是很自如,等修炼时间久了,自然而然会慢慢变得出色。
当然,胡夕颜就属于出生就天赋颇佳,刚刚化形就是美人儿,在狐族中算得上是极少数的精英了。
也因此,少女对胡夕颜颇为亲昵,二人是亲戚,胡十九这一年多跟着胡家人类做事,虽长了些见识,却还是小孩子心性,恢复自己容貌,就立刻反过来问胡夕颜:“姐姐,你还没说呢,这次过来,是不是来看我的呀?为什么有点不开心,是不是没有吃到正德扒鸡?”
说着,她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正德扒鸡是一百六十年老店,传了七代了,向来是狐族的最爱。
胡夕颜被她缠得无奈,又不能说自己是因半片紫檀木钿共鸣,自己前来寻找有缘人,她只得一笑:“十九,是你想吃了吧,等会姐姐带你去……”
话还没有落,她突脸色一变,只是不等掐诀念咒,一道血光转瞬即到,只是击到画舫,突微妙改变了下位置,重重击了下去。
“轰”无法抑制的妖气,顷刻爆开,画舫一震,湖面出现一丝扭曲,随后缓缓向下沉去,而胡夕颜闷哼一声,“噗”一口血喷出。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