赝太子 第四百十六章 惊疑

虽龙君降雨,是龙君本身呼风唤雨的权柄,又催动龙宫大阵来加强与天地取得感应,在什么时间进行都可以,只要提前做好了准备即可。但这次,却明显有着蹊跷。”
“会在龙女渡劫时,将我传到这里,这必然是因这次的求雨至关重要。”
进士不可不学史,苏子籍身是状元,在太学肯定学过,虽历史上记载不仔细,可简单记载也是有用。
“隆安二十三年,双叶、永辰、常衡、同岳、衡山等府自五月至七月不雨,井泉多涸,人渴乏,疫死者,饥殍者更不可胜记。”
“历史上大旱,死者甚多,求雨失败了,之后似乎就是龙君信仰的衰退,难道是传承在告诉我,无雨,民向天求,龙君顺应天意民意降雨,这就是龙君权柄的来源?”
坐在高椅上想着这些的苏子籍,又再次想到了奇怪的少女。
少女明明是陌生,第一次见,却莫名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青丘的狐妖?”
想到自己看到过的大魏时期一些民间传说,苏子籍觉得也不算奇怪。
“她刚才提醒了我,很快又变了个模样,是因不好明面上提醒我,还是跟我一样,在她的体内,也有着又一个灵魂?难道刚才就是那个被困灵魂在示警?”
如果是这样,此时在她体内的会是谁?
还有,那条黑蟒精为什么勾结余王,是……想当龙君?
苏子籍含着冷笑,似乎无论是妖族还是人族,一些幸进,特别是有机会继承的人,特别容易起野心。
黑蟒精,再进一步,或也可以成蛟成龙?
大殿外,已退出来,没立刻走,而回首望向宫殿的黑蟒精,突然之间打了个寒战,皱眉,面上现出了一丝惊疑。
偏偏有一个身着低品官服的小妖很不识趣在这时凑上来,小心翼翼问:“大人,大阵已布下了,何时发动?”
“催什么!”刚刚升起一点奇怪感觉,被这莽撞家伙一问,直接就给打散了,被问到的黑蟒精,顿时没有好气瞪了一眼小妖,呵斥:“让你怎么做事,你就怎么做!时间到了,自然就会通知你,哪用得着你来问?还不快滚回去,随时待命?!”
“是!”拍马屁没拍好拍到了马蹄上,这句通过陆地妖怪带进龙宫进而流传开来的话,在这一刻充斥在这个被骂小妖的脑海中,让它觉得分外的委屈。
但面对着这个明显心情不好的顶头上司,身下属,这个妖怪也不敢呛声,只能老老实实应了一声,灰溜溜的退下了。
望着手下离开,又一次回头看向大殿的黑蟒精,蹙眉喃喃:“不对,这情况有些不对。”
见少女也在不远处驻足,回头看着大殿,它仿佛是一下找到了知己,走过去,状似无意问:“青丘侯,情况似乎有点不对,主上怎么就改了心意?”
“是有些不对。”少女收回目光,淡淡说着:“余王虽无礼,但主上本来不想与之计较,不知道为什么,却又改变了心意。”
“不过,主上向来英明,不可能不降雨,只是拖几日罢了。”
拖几日?
黑蟒精顿时苦了脸,大阵轮值,过几日换上的妖,就不是自己安排的人了,这怎么能等?
河岸·高台
“我在哪?”
郑应慈醒过来时,下意识寻找一圈,发现自己正在一群道士里盘腿坐着,与别人一样,占着一块地点,嘴里念念有词。
低头看了下,自己此时穿着,也是与周围道士别无不同的服饰。
“这是在祭祀?”
虽然入门时间不长,但还不至于看不出此时这在做什么,他嘴上假装念念有词,侧耳一听,就能听到周围道士念诵都是祈雨词。
“蟠龙水国当河冲,颍汝作会淮作宗。淝茨戎涡柳渒从,六水阔绝流成壅。”
“二水澒洞声汹汹,导水与水合则众。多时狂飙卷老葑,专曳彘尾牛身鳙。”
目光所及,身体在一处高台下,身后应有着不少人,但不好回头去看那些是不是百姓。
微微抬头,能看到高台上也站着一些人,因距离不算远,能看到甲兵手持的武器在太阳下反射刺眼的光。
这些人在祭台四周面朝外站着,虎视眈眈盯着面前的方向,就这架势,就能看出,这上面站着的,坐着的,不是高官应该也是权贵。
郑应慈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这是到了什么地点。
说好的去龙宫,怎突然到了这里?
“休得惊慌!”
刘湛从道士身体内也已醒了过来,最初也有些茫然,但很快周围的一切,就让刘湛意识到了自己到了什么时间点。
他身上的道袍,并不是郑朝建国的款式,在前朝大魏时,道袍的颜色更深,款式也更偏向飘逸,只低头看一眼,刘湛就断定,此时必是大魏年间。
早在进入龙宫之前,因为经历过传承之境的事,刘湛早就做好会再次回转时间,进入历史某个事件中的准备。
此刻所看到的一切,都让他生出了“果然如此”的念头,略一想,还因对大魏有着不少的了解,而迅速推断出了此刻应该是哪一年。
“在大魏时,曾有过数次大旱,但唯有一次,是亲王亲至祭台督促龙君降雨。”
“此刻台上站着的那人,头上顶着是黄伞,身着金黄蟒袍,必是皇室中人无疑了。”
“在大魏隆安二十三年,曾有余王奉旨祈雨一事。那次祈雨,就是正逢天下大旱,祭祀当天,烈日当空,余王奉旨向蟠龙湖龙君祭祀求雨,降雨虽有了,却只降了少许,就突然停了。”
“这事失败,接着大旱,因此朝廷呵斥龙君,还禁止官员以及百姓再祭祀蟠龙湖龙君。”
以上这些,与眼前的场景,一一对上了。
刘湛判断完毕,也终于有时间在周围寻找一下徒弟郑应慈,结果就与身侧一个年轻道士目光对上。
容貌虽陌生,可这神态有些熟悉,待听得试探着问了一句:“师父?”
刘湛就已确定,这就是郑应慈了。
见这个徒弟有些不明所以,刘湛压低声音,将此时正身处在历史上一场祭祀求雨的场景中,简单与郑应慈解释。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