赝太子 第四百九十六章 亲切

苏子籍抬头望向水宫上空,原本只淡淡的一层“天穹”,此时已明显变厚,有着丝丝雾气弥漫,正在慢慢向现世天空靠拢。百度搜索MM,更多好免费阅读。
龙宫这里“天穹”,有一日可以变得如外面世界一样,那这本来只结界中存在的水府龙宫,是否会变成真正一方小世界?
目光一转,又见小妖恭敬行礼。
往昔离得远远都能感觉到的妖气,现在面对面,都淡得不仔细感受都不会察觉。
“这就是朝廷册封后的影响?臣服龙君的水妖,哪怕这等小妖也脱离普通妖族的范畴。”苏子籍暗想。
“老师哥哥。”惊醒的龙女打了哈欠,她上次接旨,就一直在龙榻上沉睡,现在虽非常小,但大体上是龙形,鳞甲可数,伸足振鬣,灵动异常,等它看过来,云气消失不见,连面前的苏子籍也瞬间消失不见。
“……”龙女有点懵逼,再打了哈欠,转身继续呼噜入睡
代侯府
“孙臣谢恩!”
现实中苏子籍只是微微一怔,在外人看,他原本还算平静,顷刻间就颤抖,落下泪。
“流露在外,认祖归宗,一步登天,难怪情不自禁!”
实际上,这是疼痛到千刀万剐,让苏子籍流出生理眼泪。
苏子籍也有些顾不上别的,因从极度痛苦中解除,几乎一瞬间,就体会到这种融合带来的最大变化。
随着气息转化,一直在京,压抑在身上沉重感消失不见。
原本在接旨时,更有一股力量压下,仿佛在阻碍、压制,此时苏子籍才恍然,这或许就是大郑的压制。百度搜索MM,更多好免费阅读。
“这是大好事,哭啥?”
面前的忠王,原本看苏子籍有些矜持,甚至有些隔阂,心中有些隐隐不喜,但此时再看,恍惚间,觉得此人很是亲近。
这种亲切,让他原本还有些端着,此刻也放松下来,笑对着苏子籍的肩就一拍:“真是好儿郎,走,我们进去说话。”
两人进去,外面许多人,都匆匆离去,显是要禀告自家大人。
苏子籍和忠王进入院中,请着忠王坐了上茶,忠王扫了一眼,感慨:“其实圣旨本该下午才至,只是我见着圣旨,就忍不及了,立刻过来。”
“多谢王爷……”
“你这府邸,架子还可以,但我扫了一眼,也只是空架子,要添人,至少得上百人才能运转。”
苏子籍立刻从善如流:“我听王爷的……只是,我怕拿不出这钱!”
“我明白,你没有家底,不过你放心,年底皇上必有赏赐,每个开府的龙子龙孙都有。”
“还有每年的银绢岁赐。”
“这一千五百户封岜,只代表你现在级别,可不是全靠这吃饭。”
“国公三千户、郡王五千户、王万户,按照规矩,你晋到王,仅仅是几年时间,等你晋封万户,就算是封岜收入都不小了。”
“现在只管招人,听我没有错。”
忠王哈哈大笑,又说了些皇帝和太子的趣事,能将皇室成员,甚至龙椅上那位的趣事这么说,也就只有这位忠王了。
直到看看天色,决定要回去了,他这才让左右先离开,收敛了笑容,神色有点黯然,将一个玉佩摘下来,递给苏子籍:“当年我很看好你的父亲,可惜……唉,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小心你两个叔王……”
“这个是我府上的信物,有事随时来叫我。”忠王又拍了拍苏子籍的肩,这才离开。
苏子籍一直将送出去,站在大门,看着远去,才回去与叶不悔对坐。
“累了吧,喝口茶。”叶不悔给苏子籍倒一杯茶,随口禀告事,苏子籍随便听着,想着事,微热茶水落入喉咙,顺着而下,仿佛滋润五脏六腑,可哪怕现在身体不疼痛了,想到刚才的遭遇,苏子籍仍觉得神奇。
“没想到继感觉到了灵气不对,云气竟然也仿佛活了一样,在我的感知之下,角力争锋。”
“幸我撑了过去,没有露出丑态,不然当众失态,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我之所以会突然进入龙宫,在龙宫内出现争锋、融合,或与我跟龙女的渊源越来越深有关。”
正想着,目光垂下,这半片紫檀木钿虚影,带着淡淡青光在视野中漂浮,一行青字窜起:“受封代侯,形成人道之种,是否由蟠龙心法(2560/14000)汲取(此举不可逆)?”
“是!”
“【蟠龙心法】汲取人道之种,+9000,11560/14000,上升15级的资格打通!”
“现在升级,需要的经验越来越多了,不过15级是一个大门槛,也许有着特殊的变化。”
正寻思着,就听到面前的叶不悔说:“礼物基本清点了下,除了书籍,尚有七千财物,不过现银才三千。”
顿了顿,她又不好意思的抿嘴:“刚才我心中不知怎么回事,旨意下来,我心中不安,看着相公有些陌生,过去后觉得平静了下来。”
其实更喜欢了几分,这话她说不出口。
“哦,还有这变化?”苏子籍有一种猜测,这或与变化有关,不好与叶不悔明讲,只是郑重说:“或与我入籍受封有关,你对我入籍一直不安,但现在你我已是真正夫妻,我对你如何,你心里该明白。不悔,无需担心生活有变,有我一日,会护你一日。”
说着时,手就握住了叶不悔的手,二人目光一对,叶不悔的眉眼弯了起来:“嗯!”
就是在小夫妻温情对看时,赵柱在门口徘徊了片刻,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老爷!”
“嗯?”眼见着叶不悔忙抽回了自己的手,苏子籍只能看向赵柱。
赵柱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恭敬:“老爷,蜀王来了,还有半刻时间就到。”
“蜀王来了?”苏子籍怔了一下:“我去去就来,不悔,你在这里等我。”
本来蜀王亲临,苏子籍带着叶不悔夫妻二人去迎接也是应该。
但因不知来意,苏子籍也不想让叶不悔在这时徒增麻烦,自己过去就是了,抵达到了门口,见仆人已在恭侯,心中沉思。
“蟠龙心法的变化,姑且不说,目前最需要的是找到方法,怎么样夺取太孙之位,要不然,纵是代侯、代国公、代王又如何?”
“新皇一诏赐死的份。”
“这就必须【为政之道】的突破了。”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