赝太子 第五百零六章 海肠子

苏子籍看着这长圆筒的环节长虫,浑身无毛刺,浅黄色,微微泛粉,乍一看,有些让人受不了,但这东西,在他原本世界时,是名菜,并且更重要的是有特殊作用。
苏子籍抬头看到野道人的有点不忍直视的目光,忍不住好笑,对野道人说:“这种虫子,估计没有名字,我有秘方,知道它是好东西,秘方称它是海肠子,莫看它有些恐怖,有点是放大的蚯蚓,但实际上是极好的东西。”
“现在没有人在意它,也没有人发觉它的效果。”
“等你收购海鲜时,将它混入其中,有人问,你就说,是运输过程里,给海鱼吃的饵。”
“实际上你把它晒干,磨成粉,泡水又晒干,最后得的粉,你品尝下就知道了,比高汤还好。”
古代有没有味精,当然有,就是高汤调鲜。
可这高汤,最基本的就是将鸡肉斩成肉茸,放葱姜酒及清水浸泡,用纱布包好放入清汤,待汤将沸时改用小火,不能让汤翻滚,汤中浑浊被鸡茸吸附,取出鸡茸,这一精制过程叫“吊汤”,精制过2次的清汤叫“双吊汤”,这样精制过的汤是汤中上品,状白水却清澈鲜香,常用于高档菜制作。
在这时代就是厨师的不传之秘。
苏子籍不是不懂,可这太耗费原材料和时间了。
相反这海肠子成本低廉,手续简单,鲜味强烈(是鸡鲜的数倍),可以说,非它不可。
苏子籍神秘的模样,让野道人对丑陋的虫子也有了一些好奇。
主上说的很多话都应验了,这次也必不是开玩笑。
“路先生,你带几个人留在这里,先试试我说的办法,我先回京,要是实试验成功,你就回来。”
“但切记要保密,无论是风箱养鱼,还是海肠子调鲜。”苏子籍看看天色,叮嘱的说着:“特别是后者,一定要严格保密。”
虽说宗室可以到直隶,但回去的晚了,怕龙椅上的那位依旧要多想。
既得了代侯的爵位,这种自由上受限制的代价,他也要早早适应才成。
野道人自然知道让海鱼存活下来这种技术真的可行,就是他们将来开酒楼的制胜法宝,这可是解决侯府缺钱问题的大事,自然是不敢轻视,立刻应着:“主上放心就是!”
苏子籍轻拍了拍肩,没有说话,只带了两个人回去,剩下的人,都留下来帮助野道人。
来时是租借的一条快船,回去也乘坐的这条快船,站在甲板上,看着水面上的波涛滚滚,运河与海水汇合,更见一群群的沙鸥翔起翔落,放眼一望,沿岸山色蔚蔚隐现,心绪才安定下来。
“可惜,海肠子这东西,我原本想的并不是自己用,而售卖这种制成天然味精,但这世界可没有专利,我卖了这天然味精,转眼就会被破解,到时山寨遍地都是时,我也就难以再赚到钱。”
“还不如细水长流,明里让海鲜活着入京,暗里将海肠子磨粉制成调味,平时在自家酒楼使用,就不显眼。”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就算我是国侯,甚至封王,利润大了,改变整个国家的厨师生态,也吃不了兜着走。”
“谁卖天然味精谁就是彻头彻尾的傻瓜。”
蠢货个个不同,最愚的就是一下抛出巨利的项目,而智者的选择都一样,利润和自己的力量相符合。
“也不知道我昨晚离开京城,不悔是不是在担心着我。”
想到妻子这一年多来,一直都为自己提心吊胆,二人也聚少离多,苏子籍越发觉得,自己的计划,必要成功了才成。
“只有我夺得皇位,才能真的让自己得脱棋子的命运,也能护住不悔。”
京城·望鲁坊
一辆牛车在上午停在代侯府前,叶不悔亲自迎出,将少女让进正院的厅中。
分宾主落座后,叶不悔让丫鬟上茶,见今日来的周瑶带着琴,便笑:“有段时间没有跟你学琴了。”
虽学琴是苏子籍借着叶不悔的名义,自己向周瑶学习,但苏子籍不在京城的日子里,叶不悔也对学琴有了一丝兴趣,在与周瑶来往时,跟着学了一些基础。
虽现在只是琴艺平常,但也至少在普通人里算入了门,不至于好赖都听不出。
周瑶微微一笑,对叶不悔说:“今日起来时,就有些感触,正好来你这里,弹给你听,你无事,还可以在这里多听几曲。”
叶不悔今天没事,要忙的已忙得差不多,而来拜见的人,从昨日起就基本没有了,现在是难得偷闲,她也有些想听周瑶弹琴了,说:“莫说是无事,有事,在你的琴声面前,也都大可推后。”
周瑶含笑看她一眼,对叶不悔也不恼:“那就献丑了。”
叶不悔又说:“我新打理出一个茶室,更显雅致,不如你我去那?”
“好。”周瑶点头。
二人随后就去了隔壁茶室,这里环境的确优雅,矮桌蒲团也很适合弹琴,地面都是木板结构,即便是光脚站在上面也不显得很冷,有一大一小两个火炉烧火,还有暖香弥漫,采光颇好,几扇大大窗户,阳光透入,让人一进来,就觉得这里甚是明亮。
靠着火炉的地方,各趴着一只狐狸,周瑶目光落在狐狸上,很快就又移开了。
毕竟她以前就在苏府见过狐狸,只是那时离得没这么近罢了,原本以为只养了一只,没想到竟有一大一小两只。
神秘声音这时又冒了头:“原来狐狸在这里。”
“你可还记得,大半年之前,我曾提过,有一只狐狸从周府窜过去?气息与这只大狐狸竟极相似,没猜错,这狐狸就是当时那只,原来它来京,是为了混入当时的苏府。”
周瑶听着,将琴摆好,调试。
随着声音说了几句又沉默下来,周瑶屏气凝神,将所有注意都放在了琴弦上。
琴弦一响,看似和以前毫无区别。
“咦?”这是神秘声音的声音,接着原本趴在火炉旁小狐狸,一下子直起身,眼睛一眨不眨看向周瑶。
“唧唧!”
“别吵!”叶不悔听不出区别,可只一声,就不禁沉浸琴声的氛围中,下意识对小狐狸难得的呵斥。
(海米阅读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