赝太子 第六十九章 玉佩

此时小狐狸正舒服的缩在叶不悔的怀里,望着奔流不息的河水,偶尔望向叶不悔跟苏子籍。
“唧唧!”小狐狸有机会跟杜成林离开,仍选择留在叶不悔身边,因她察觉到了一丝天机。
跟着这二人,能让胡家找到的有缘人。
虽这天机只出现一瞬,小狐狸却不愿意放过。
这副沉思着的模样,换在平时,或会让叶不悔跟苏子籍关注,但此时二人的心中都记挂着叶叔,自然不去理会小狐狸。
“到了。”当临化县码头肉眼可见时,一直赶路的二人松了口气,给了船家银子,苏子籍立刻雇了一辆马车,二人一狐直奔赵家医馆。
去了医馆,却扑了个空,叶不悔顿时全身颤抖起来。
“叶姑娘,师父送你爹回了书肆。”赵郎中一个学徒说着。
叶不悔转身就走,这时天有点晦暗,细雨蒙蒙,强抑着不安直奔而去,路途并不远,院里已经有人在预备衣箱,提水去烧,还有医生在辩着方子。
“爹!”看见这一幕,叶不悔推开门,才一冲进去,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以及里面隐含的血腥。
她才奔入里间,看到赵郎中正叹着气给叶维翰擦拭嘴角,地上赫一大滩殷红,而叶维翰仰躺在榻上,脸色黄蜡,闭着眼一动不动。
“爹,女儿回来了!”见到这一幕,叶不悔眼泪滴落,心中生出无限悔恨。
她之前不曾离开,是不是爹就不会变成这样?
被扶起的叶维翰,颤巍巍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脸上奇迹一样泛了血色:“不悔,别哭,我还死不了,来,到爹这里来。”
“子籍,你也过来,我有事与你们说。”叶维翰又跟苏子籍说。
“叶叔,我扶着您吧!”苏子籍忙过去,替换了赵郎中。
“赵郎中,这段时间麻烦你了,咳咳……”叶维翰咳嗽,对赵郎中道谢。
“叶维翰,你的病,要好好养着,既叶姑娘回来了,你与他们好好说话,我先回去,有事再寻我。”知道叶维翰药石无灵,这可能要托付后事,赵郎中叹了口气,叮嘱了几句,就避嫌出去。
等屋内只剩下自己人,叶维翰将目光重新落回到二人身上。
看着这年龄相仿的少年少女,他眼中闪过一丝不舍,还是开口说:“不悔,再过两日,你就要满十五岁了。”
“爹!”隐隐猜到叶维翰要说什么,叶不悔叫了一声。
叶维翰没再对她说话,看向了苏子籍:“子籍……”
“叶叔?”苏子籍见叶维翰望着自己,欲言又止,忙说:“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无论恢复记忆前,还是恢复记忆后,父女都把自己当成了亲人,面对面色枯黄明显命不久矣的叶维翰,苏子籍心里也很不好受。
叶维翰看向苏子籍,黯淡下来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终于有力气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子籍,我最放心不下就是不悔……”叶维翰叹着:“原本以为,我还能再熬上几年,看着她成亲,可现在我已是命不久矣,怕等不到那一天。”
“爹!”叶不悔泪流满面,扑在面前,哭了起来:“你不要这么说,你不会有事的,你会好起来的!”
“傻孩子,我的身体怎么样,自己知道。”轻轻抚摸着女儿秀发,叶维翰看向苏子籍,吃力的说着:“帮我,把袖子里的契书拿来。”
苏子籍陡地寒毛一炸,紧张得沁出细汗,在叶维翰袖子里小心翼翼取出一封信,取出一看,只瞥了一眼就一目了然,不由手一抖。
“子籍,当年我和汝父有约,现在不悔已十五岁,我不求看到她真正成亲,希望能在死前看到她定亲……”
“……”
自己竟然和叶不悔有婚约,苏子籍木然,再展开看,这是再熟悉不过的笔体,的确是父亲手笔,没有一笔有矫饰,不是假造!
苏子籍顿时心乱如麻,良久,才醒悟过来:“叶叔,您的意思我懂了,放心吧,我会照顾不悔。”
叶不悔这时抬起头,看看苏子籍,又看看父亲,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爹,我只想陪在你身边,你不要死!”
“不悔,听话。”苏子籍眼见着叶维翰艰难想说话,既已决定,就不再迟疑,直接将叶不悔拉到自己身侧,示意她跪下来。
苏子籍也跟着跪下,对着床上的叶维翰说:“叶叔,我在您面前发誓,以后定会好好待不悔,绝不负她。”
“好,好,好!”叶维翰立刻看向自己的女儿。
叶不悔心中难受,可看到爹爹期待看着,她也哽咽地说:“爹,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好跟……跟苏子籍过日子……”
“你们在我面前说了这话,我就放心了,不悔也算有了新家人……”叶维翰将两个人的手放在了一起,欣慰说。
“还有,这个……”他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低头看了一眼,露出苦笑:“这是不悔的传家之物……”
苏子籍离得近,只扫了一眼,就怔在那里。
“这玉佩,竟然绘龙?”
“哪怕是本朝,有着龙纹之物,也并非官绅能有,不仅不能佩戴,更不能私下铸造,这是大罪!”
“看这玉佩的润泽,已有些年头了,难道说叶叔的身份,不止是书肆老板?”
从没想过开一家书肆的叶叔,竟然还可能有与龙沾边的来历,苏子籍心神顿时剧荡。
虽然对这玉佩来历存疑,但既刚才已答应了婚约,苏子籍压下心中的惊疑,劝着说:“叶叔,你刚才也说,想看到不悔成亲一天,既是如此,就更应该好好保重自己才是。”
仿佛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原本脸色难看的叶维翰,这时看起来好了不少,叶不悔看了,忙说:“爹,我现在去叫赵郎中回来!”
说着,就要出去。
苏子籍怀疑叶维翰是回光返照,拦下叶不悔,说:“还是先给叶叔熬些粥,我看快到中午,叶叔可饿不得。”
叶不悔关心则乱,早就六神无主,听到苏子籍这样说,顿时心里有了主心骨,点头:“也好,我这就给爹去熬粥!”
就奔到隔壁的灶上。
“那是……什么?”叶维翰倚靠在床上,见一抹白影追着叶不悔过去,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问。
“是狐狸。”苏子籍故作轻松说着府城的趣事。
“……不悔在画舫上,可一战成名,连棋圣都跟她下指导棋,以后去了京城,怕有可能在京赛上夺魁。”
“好,这是好事。”叶维翰听着,勉强笑了笑。
“对了,这玉佩……”想到手上拿着的玉佩,叶维翰又撑着继续说:“今日,你与不悔定下婚约,这玉佩合交给你保管。”
说着,不容苏子籍反对,就将玉佩牢牢地塞进苏子籍的手心,用手按住。
“切记,不可轻易示于人前。”
“叶叔,这玉佩,可有来历?”苏子籍到底没忍住,问了出来。
就在这时,关着的门被一脚踹开。
“本来仅仅只奉公子之命,予你薄惩,不想却看见了造化。” (海米阅读整理)